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泉真】留白

日磕泉真三百篇,不辞长做转校生。

校园paro 不甜不要钱。

============================

       全校学生都知道濑名泉喜欢游木真。

       起因已经被人遗忘了,偶尔会有人提起某段无从考证的对话,或许是大家起哄的真心话大冒险,濑名泉坦诚地说最喜欢的人是自己的游君,也或许是濑名泉第一百零八次收到情书的时候,因为疲于拒绝而说出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这件事。

       反正眼下,濑名泉每天的行为的确是在不可不扣地验证着这个传言。

       三年级和二年级的教室离得不算近,所以每当两人在学校里巧遇,濑名泉都会相当兴奋地跟游木真打招呼,用和平时截然不同的甜腻语气呼唤着他独有的称呼“游君”,再或者讨厌出汗的濑名泉却会次次不落地参加网球部的活动,因为游木真也在。然而讨厌运动外加对濑名泉有着刻意逃避意图的游木真却经常不来,如果在网球场上没有看到那个有着灿烂金发的背影,濑名泉会格外失落,说话也比平时更加毒舌刻薄,满脸都写着迁怒。

 

       全校学生也知道游木真相当讨厌濑名泉。

       当学校开始传言四起,说那个成绩优秀长相出众的濑名泉,喜欢自己的后辈游木真的时候,的确也是有好事之徒去游木真那里起哄的。

       游木真整张脸都要涨红了,说着什么“泉前辈因为小时候就认识我,如今重逢了,对我很关照而已。”

       高中男生的脑回路是很奇怪的,人群里传出了放肆的人声,“游木君也太逊了吧,一直没有被可爱的女孩子告白,却被比自己优秀得多的学长喜欢。”游木真也红着脸笑着说:“不要嘲笑我啦,泉前辈,是真的只是作为前辈的关照而已。”

       “这样的关照也太过分了吧,游木君很困扰吧?”有女生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是啊,有些……困扰。”游木真不着痕迹地微微垂下头,挠了挠脸颊。

 

       如果两个人总被捆绑在一起作为谈资的确不是什么令人痛快的经历。游木真决定果然还是要离濑名泉远一点,最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但是如果能少遇到一些,肯定就能稍微减少一点传言吧。

       下课的时候同班的女生杏被老师叫去了办公室。待回来的时候教室里只剩下了磨磨蹭蹭在找饭卡的游木真。杏是个相当开朗的女孩子,看到了落单的游木真,便顺理成章地邀请对方和自己一起去吃午饭。

       对与女孩子沟通相当苦手的游木真整个人都有点紧张,但是也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了。

       “好像是第一次和游木同学独处呢。”

       游木真说不上心情,只是觉得紧张,脑子飞速地转着,想着如何说话才不会冷场,俏皮话在脑海里转了八十圈,最后还是老实交代:“是呀,我……不太擅长和女孩子说话呢。”

       杏笑得淡淡:“会紧张吗?”游木真老实地点点头。

       “真青涩呢,游木同学。”杏步调轻快,裙角被微微带起,显得有些愉悦,“明明高中男生只有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才会紧张,吞吞吐吐。”

       “呜啊……杏同学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游木真猜自己可能又脸红了。

       “游木同学不要误会,”杏像是看够了他窘迫的模样,又笑着补充,“这只是症状之一啦,面对喜欢的人,除了会紧张,心脏都仿佛都不属于自己了,还有,哪怕面前有这么多人,”杏瘦削的双臂张开比划了一个宽广的范围,“也一下子,就能看到那个人。”

       “真是很棒的体验呢?”游木真轻松下来,舒缓地笑着回应,女孩子说话总是细腻又温柔。

 

       食堂就在前方,此刻高峰期已过,除了进入的人,更多的是吃完往外走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游木真还在思考今天中午吃什么,就在人群里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骤然紧张起来,下意识地止住了脚步。

       “怎么了,游木同学?”杏好奇地回头。

       游木真觉得自己止步不前的理由有些好笑,但还是不想碰到那个前辈所以只好坦言:“呃啊……看到了不想遇到的人。”杏会意,瞥了一眼前方的人来人往,指了指食堂侧门:“那从这里走吧?”

       游木真几乎要为杏的体贴而鼓掌了,然而还没来得及调转脚步,就听见了熟悉的呼唤“游君!”

       濑名泉几乎是小跑过来,表情雀跃。

       “泉前辈……中午好。”游木真勉强地打了个招呼,手下意识地藏到了背后,紧紧地握成拳。

       杏颇为好奇地看着濑名泉,这位行事跳脱不拘一格的学长自己倒是早有耳闻,只是从未如此近的接触过。濑名泉看了杏一眼:“这个人是?”

       这样称呼杏实在是有些不礼貌了,游木真感觉到心跳都气愤地加快了:“这是我的同学,请泉前辈不要这样无理。”

       “啧,游君竟然会和女孩子一起,真让人意外。”濑名泉皱着眉头,语气高傲但是眼底是真切的怒意。“不要误会!”游木真几乎是在对方话音未落的时候就开始解释,不知怎么的,他感觉自己握在背后的手心都浸出了汗水,心跳的很快,这样不对,不能让泉前辈误会,我和杏……“我和杏不是那种关系。”

       “哈哈哈……”杏倒是先在一边笑出了声,“濑名学长也没说什么吧,游木同学真可爱。”

       游木真感觉自己的脸颊一定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他看见了濑名泉和杏眼里的笑意如出一辙,只是濑名泉要得意一些。

       濑名泉不由分说地揉了揉游木真的头发:“游君的可爱,我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

       “泉前辈,”游木真此刻是真的恼怒了,他没控制住力道,猛然打下了濑名泉的手,“不要再说这样让我困扰的话了好吗?”

       他心跳仍是快,热血上涌,嘴里的话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吐露:“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什么可爱的弟弟,你的游君,这种让人困扰的话,泉前辈考虑过我的心情吗?”

       “我真的……真的……开始讨厌泉前辈了。”游木真额头沁出了汗珠。

       不是的,不是的。游木真心里在呐喊,可是嘴里却说出了自己内心想要拼命制止的话。

       “能不能,不要这样再强势地出现在我的身边了。”

       濑名泉看着眼前的金发少年,翠绿色的眼眸里的怒意复杂而微妙,他捉摸不透。被打下来的手臂仿佛已经开始隐隐作痛,可是没有什么比心脏的疼痛更甚了。

       “游君?”他试探着开口。

       “我们走吧,杏。”游木真不自然地移开目光,“泉前辈,再见。”

       杏被游木真直接拉走,濑名泉凝视着面前两个人的背影。游木真挺拔的少年身姿,好像还在因为气愤而微微颤抖。

 

       吃饭的时候杏良久未说话,游木真也食不知味,只是机械的往嘴里塞着食物。他感觉脸颊仍在微微发烫,心里后悔着说出的话语,但是却没有任何关于解决的头绪。

       “游木同学。”杏突然开口了,打断了游木真满天乱转的思绪。

       “虽然我不知道以我的身份,这么跟你说合不合适。”心思玲珑的女孩子咬着汤匙,眼里流露出的关切却是万分诚恳,“你刚刚的那番话,不是真心的吧?”

       游木真没有回答,只是逃避地移开视线,避免和女孩的目光交汇。

       “口是心非的人,最可怕了,游木同学。”

       杏秀丽的眉毛皱得真情实意:“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但是,这不是伤害别人的借口吧。”

 

       一下午的课都上得恍恍惚惚,这个下午好像格外漫长,游木真托着腮望着澄澈的天空,直到窗外走过背着书包说说笑笑的女生们,游木真才恍然明白已经是放学的时间了。

       他胡乱地收拾着书包,教室里的人三三两两的结伴打算回家。

       “喂,你听说了吗?高三的濑名学长,听说被国外的大学提前录取了。”

       “呜啊,好厉害,不愧是濑名学长。”

       “他真是个优秀的人啊,总觉得仿佛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

       “既然都知道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小X你竟然还喜欢着他吗?”女孩子们的声音俏皮而欢快,渐渐的走远了,声音也逐渐淡去。

       “虽然知道这些,可我还是……”

       女孩子们渐渐远去了,声音也小到听不见了。

 

       游木真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

       “口是心非的人,最可怕了,游木同学。”杏的声音仿佛惊雷一般在耳边响起。他慌张地抬起头,却发现教室空无一人。

       书桌里的东西也没收拾完,他仓皇地拎起书包就朝校园外跑去。

       泉前辈的家在哪个方向来着,对了,应该去北边的车站。

       不擅长运动的游木真跑得气喘吁吁,终于在车站的长椅上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泉前辈的头发是灰色的,蜷曲的,看起来很柔软。

       北边的车站人烟稀少,此刻更是只有濑名泉一个人。

       他闭着眼睛,带着耳机,好像在听歌。

       游木真踟蹰了一会儿,还是咬了咬牙,坐到了濑名泉的旁边。椅子上猛然坐上来一个人的震动让濑名泉睁开了眼睛,他侧头,就看到了刚才才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个人。

       他摘下耳机,试探地呼唤:“游君?”

       这一声险些催下游木真的眼泪,他突然心跳加速,却又胆怯万分。濑名泉的呼唤还是温柔而包容,好像中午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少了些雀跃和兴奋。

       游木真忍着心脏的钝痛,呼吸仍是有些剧烈运动后的急促,他感觉自己的勇气在随着呼吸而流失。

       “泉前辈,打扰了,你……继续听歌吧,我只是过来等车。”

       游木真恨不得狠狠地敲自己的头。

       濑名泉没有多做纠缠,他像是有些悲伤似的温柔地笑了,“好的。”

       他又戴上了耳机,轻轻地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游木真试探地喊了一声:“泉前辈?”濑名泉毫无反应,连眼皮都没有颤抖一下。

       游木真叹了口气,明白了自己,大概的确从小到大都是那样的软弱和胆怯。

       此刻四下寂静无声,身边的人听着歌,异常的安稳平和。

       “泉前辈,对不起。”游木真盯着眼前的地面。

       “其实,我不讨厌泉前辈的,我只是……在说气话,对不起。”游木真把目光移到了濑名泉的脸上,濑名泉脸庞白皙,每一寸都仿佛精雕细琢,他是上帝的宠儿,所有他想要的东西,都能是他的,包括……自己的心。

       “杏说遇到喜欢的人会紧张,心跳加速,还有会在人群中一眼就……”

       他说不下去了,汹涌的泪意蓬勃而来,他需要用一些力气来克制。

       “我可能,喜欢泉前辈。”

 

       巴士到站了,响亮的鸣笛声惊醒了濑名泉,他睁开眼睛,摘下了耳机。

       他起了身,游木真坐着没动,他本来也没打算坐车的。此刻万事已成定局,游木真感觉自己被夕阳下微凉的空气包围,快要窒息了。

       濑名泉捉住了游木真的手,把他从座位上拎起来,不由分说要拉他上车。

       “泉……泉前辈?”

       濑名泉没有看游木真,他把脸撇开,脸颊微微泛红,不是错觉。

       “我听到了哦,游君。”

       “我只听到了‘喜欢泉前辈’,主语是游君对吗?”

       游木真震惊地说不出话,他呆愣地盯着濑名泉:“你不是……”

       “真不巧,”濑名泉嘟囔着——

       “游君说那句话的时候,正巧是上一首歌,和下一首歌之间的留白。”

 

       全校都知道濑名泉喜欢的游木真,却没人知道,游木真也喜欢濑名泉。

==================

谢谢看到这里 留白不是这个意思 我只是为了看起来很浪漫才这么用的 请不要学我(磕头。)


评论(9)
热度(58)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