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泉真】小王子和骑士

是个甜甜的聊天体小童话。

========================

        国王坐在王座上,充满威严。

        他对游木真说:“我的孩子,你长大了,是时候成家了。邻国的公主和你差不多大,我想让你去邻国向公主提亲。”

        没等游木真回答,他又转头看向了旁边的濑名泉,濑名泉是宫廷首席侍卫的儿子,按理来说等他未来将会继承父亲的衣钵,为皇室效命一生。

        “濑名泉,我想封你为骑士,陪同王子去邻国,如果公主不愿意和王子结婚,你就试试能否俘获公主的芳心。”

        濑名泉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游木真,问国王:“为什么?”

        国王已经开始悠闲地玩起了自己修剪整齐的指甲:“故事里都是这么写的,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也有一些叛逆的公主,会倾心于守护她的骑士。”

        他离开了王座,往书房的方向走过去,尽管他不知道去书房能做什么,但是好的国王都是这样忙碌的:“与邻国联姻是好事,谁在乎是谁娶了公主。”

 

        初成年的小王子游木真和初晋升骑士身份的侍卫濑名泉回去收拾行李,他们一同长大,情同手足。打算明天就启程去完成这个任务。

        濑名泉不让游木真插手整理,他在忙忙碌碌地收拾东西,游木真托着腮晃着腿看着。

        “如果公主嫁给了你,她一定想不到她的丈夫几天前还是一个侍卫。”

        濑名泉没有回头,手上的动作慢了一点。

        “如果公主嫁给了你,她很快就会发现,她的丈夫还是个孩子。”

        游木真颓丧地放下托着腮的手,把脸直接压在桌子上,鼻尖抵着硬邦邦的桌面,他感觉鼻子有点酸:

        “我不想和公主结婚。”

        “我也不想。”

 

        两个人并列骑着马走过了吊桥,回头看着吊桥缓缓地吊起。

        城堡被一条宽广的河包围着,既是禁锢,又是保护。吊桥被吊起来之后,城堡就仿佛一个孤岛,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游木真抬头看着城堡尖尖的屋顶,濑名泉看着他头顶尖尖的呆毛。

        “这是我第一次出城堡。”

        濑名泉撇过头看着远方的广袤田野:“也可能是唯一一次。”

 

        可能是心里都不想太早到达目的地,他们驱使着马缓缓地穿越着广袤的麦田,一阵风吹过来,麦田掀起一波又一波金黄的麦浪,像是大地在呼吸。

        他们处在麦田的中心,只能感觉到麦穗在摇晃着跳舞。

        濑名泉对游木真说:“如果在很高的地方看这里的麦田。那么就像一波又一波的海浪一样好看。”

        游木真伸长了脖子,也没太能体会什么叫仿佛海浪一样的麦田:“可能在城堡的顶楼上能看到吧?“

        濑名泉点头。

        游木真叹了一口气:“真可惜,我活了18年,也没想过到城堡的顶楼上去看一看麦田。”

        濑名泉安慰他:“你回来也能看的嘛,每年秋天都看。”

        游木真这么一想又开心起来了:“对啊,还能带着公主一起看。她一定也没认真地看过麦田。“

        濑名泉不说话了。

 

        穿越麦田,眼前是一片茂密的森林,远远地看向深处,黑黢黢地不知道藏着什么妖魔鬼怪。

        游木真有点害怕:“这个森林看起来好可怕,我们可以绕路吗?不用那么急着到达的。”

        说完他还抓了抓后脑勺,“不如说,我还挺希望迟点儿到的,越迟越好。”

        濑名泉也不逃避问题:“所有路的都很难走,后面可能还会有沼泽,沙漠,大山和海洋。“

        连游木真的马都仿佛跟着主人害怕起来了,它焦虑地打着响鼻。

        濑名泉的声音沉静,没有故弄玄虚的意思:“离家的路,总是越来越难走的。”

        游木真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抬头了,甚至露出了笑脸,他安抚地摸了摸马儿的脸,扯起缰绳示意马儿前进:“那好歹回家的路越来越好走。”

        濑名泉回头看了一眼金色的麦田,也跟了上去。

 

        两个人在森林里小心地走着,引导着马儿避开虬结的树根和有可能蕴藏着危险的湿地。

        森林里空气很清新,鸟鸣和虫叫都很好听。

        “你说,公主漂亮吗?”

        濑名泉语气硬邦邦的:“不知道。”

        游木真没听出濑名泉的语气有什么不妥,继续絮絮叨叨:“我觉得应该会很漂亮的,所有的故事里的公主都很漂亮。就像所有王子都很英俊一样。”

        濑名泉侧过头看着游木真的侧脸,看着他金黄色的头发和碧绿色的眼睛,刚想赞同,突然想到了国王说的话——“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故事里的东西也不一定都是真的。”濑名泉的语气更加硬邦邦了。

        游木真笑了,濑名泉觉得他笑起来就一点也不英俊了,反而有点可爱。

        “也对,故事里还说王子要打败恶龙才能和公主在一起呢,这个世界哪里有恶龙呀。”

        有一片树叶掉下来,落在了游木真的头上,压住了他头顶上那根挺给“英俊”拉分的呆毛,濑名泉伸手把它拂落。

        “可是,这个世界上比恶龙可怕的东西多得多了。”

 

        两个人在旅途中到达过一个不知道属于哪个国家的小镇,小镇里的人都悠闲又傲慢,好像没有人把王子当回事儿。

        游木真没觉得受到了冒犯,于是濑名泉也觉得没什么。

        酒馆的老板给两人的水囊装水,一边扯着大嗓门儿和他们闲聊:“什么,要去给邻国的公主提亲?”

        游木真好脾气地点头。

        “听说那个公主被宠坏了,性子很古怪!”

        游木真有点害怕了,性子古怪,那她会不会不喜欢王子喜欢骑士?

        濑名泉不知道游木真已经想到了这一层,他只是专注地看着酒馆老板,好像看起来对这个话题挺感兴趣似的。

        游木真突然有点不高兴了,又不知道跟谁发火,他不是被宠坏的小王子。

        他只好催促老板快点打水:“麻烦大叔您快点儿,我们还要赶路。”

        老板也不高兴起来,看起来也像个被宠坏的小公主:“催什么催,谁知道公主愿不愿意嫁给你,急什么。”

        走出酒馆的小王子和骑士脸色都不太好看。

 

        历经了千辛万苦,两个人终于到达了邻国的城堡。

        他们穿越了沼泽,荒漠,大山和海洋,风餐露宿,风尘仆仆,一点儿也看不出是王子和骑士了。

        守卫不让他们进门,他们嗤笑着说:“哪里有这样的王子和骑士。”

        “在故事里,一般说出这种台词的人最后都要被打脸的。”游木真很认真地说。

 

        城堡华丽而沉重的大门却突然戏剧性地打开了。

        他们看到了公主,就站在正中央,她漂亮地就像自带出场光线,游木真甚至伸长脖子想去看看她旁边是不是有人在偷偷替她打光。

        “你就是要来提亲的邻国王子?”

        游木真楞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对于对方来说的确是“邻国”。

        他点了点头。

        公主像玫瑰一样娇艳的嘴唇撅着,一副不高兴的模样:“你为什么这么狼狈?”

        “因为我过来的时候,先是穿过了一片茂密的丛林,接着就是……”

        公主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陈述:“我不想嫁给你。你看来不像个王子。”

        游木真第一反应却是站在濑名泉面前,试图挡住公主的视线。

        “故事里的王子都是永远从容又优雅,英俊又高大。”公主走了两步,花纹繁冗的裙摆在地面上拖曳着。

        “你全身都脏兮兮灰扑扑的,竟然还有呆毛。”公主说完这句就转身进了城堡,大门在她的身后缓缓合上。

        游木真嘟嘟囔囔地反驳:“你也不像个公主,没有哪个公主会偷偷地读那么多爱情小说。”

 

        他突然生气地回头,看着被自己挡住了没被公主看到的濑名泉。

        “你在笑什么,怎么还笑得这么开心?”

 

        两个人只好原路返回了,如游木真当初所说,回家路的是越来越好走的。

        当他们看到金黄色的麦田的时候整个人都放松了,远处就是自家城堡尖尖的屋顶。

        游木真甚至没注意到两个人的手什么时候牵起来就没松开,可能是在不小心踩到森林湿地的时候,也可能是自己看到麦田兴奋地奔跑被濑名泉拉住说小心别摔到的时候。

        游木真突然觉得脸有点发烫,他没话找话地说:“回来的这一路真顺利呀,你看,我们要到家了。”

        濑名泉感觉脸红可能会传染,他假惺惺地把脸扭开,看着麦田里麦穗们跳舞:“故事里说,王子迎娶公主需要披荆斩棘,历尽艰辛。”

        “而迎娶爱情不需要。”


评论(4)
热度(70)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