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下的炮炮

君与雅鹤一着白,山我对看两相厌

【泉真】两脚兽观察日记

 @奈奈加入按头小组和炸喷泉小组 和 @调受机 小伙伴的点文,实话说我看到的一瞬间,就把这两个梗融成了一个故事。>//////<

虽然不能说是“吵架”,我怀疑我跑题了……但是……啊我不知道怎么说了,自从写了小王子和骑士我整个人画风都不对了,突然低龄了起来。【土下座

是一篇仓鼠和猫的小童话。(



7.1 雨

今天的游君很不对劲。

他没有和泉前辈一起回来,一进来就把门“砰——”地关上了。我看见他气呼呼地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反应过来忘记换鞋子,脸颊鼓鼓地退回玄关,换了拖鞋,朝我走过来。

喂喂,地上还有你的湿脚印啊!干燥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

我感觉很不妙。

游君看起来心情真的很差。

“喂!泉喵!快回来!”我朝阳台尖叫着。

 

今天出门的时候这两个笨蛋两脚兽忘记关窗户了,没多久就下雨了,潮气很快涌进了屋子,我感觉我干燥而柔顺的毛毛都要黏在一起了,泉喵这个自大的家伙说要帮我去关窗户。

明明只是一只猫而已啊。

虽然我感觉他跟我说:“交给我吧,游小鼠!”时候的表情还蛮帅的。

泉喵应该没听见我的呼唤。

游君坐在我的笼子旁边看了我一会儿。他今天看起来有点儿不同,我一时半会儿还没发现。头发有一点湿,不过颜色还是很耀眼,也就比我的毛毛要稍微差劲一点吧。眼镜,好端端的,也没有问题。

啊,他的领口。

他可疑地把衬衫一路扣到了最顶端,看起来怪怪的。

不懂,我一边思考一边从木屑里挖出了半粒花生,准备一边吃一边等那个说要去关窗户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的泉喵。

一阵天旋地转,我眼前一晕,爪爪里的花生就不知道掉到了哪里。我好不容易爪忙脚乱地维持了平衡,就看到游君拎着我的笼子进了房间。

大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很熟悉,我打赌我是这个房子里最聪明的人……不是,鼠,所以我推测,游君一定是和泉前辈吵架了。

啧,我揉了揉被撞痛了的头。两脚兽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吵架了还要波及我们,我和泉喵吵架了可从来不会找你们的麻烦呀。

游君把门关上了,戴上了耳机开始打游戏,真幼稚。哼,我有些不屑地不想看他了。当务之急是把我的花生找到。

“游君?”泉前辈在敲房间的门了,语气困惑,倒不是很生气的样子。我瞅瞅不为所动的游君——他显然听见了泉前辈的呼唤,看来他的耳机肯定出问题了,不然怎么可能打着游戏还能听见敲门声呢——又瞅瞅被反锁的房门。

“游君今天为什么没有等我就提前回来了呢?”泉前辈还在询问着,“雨下得很大呀,游君淋湿了吗?”

我懂了,我放下花生,睿智地看向了对着电脑屏幕神色微妙的游君。

他是在单方面生气,泉前辈肯定不知道原因。

所以原因是什么呢?

 

“泉喵……你说……”一句话没说完我突然想起来,泉喵这家伙还在阳台呢。

游君你开开门呀!放泉喵进来呀!

我又尖叫起来,甚至爬进了跑轮疯狂奔跑制造出声音来吸引游君的注意力。游君看了奋力制造声音的我,却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有些无趣似的又把头扭开了。

两脚兽真是笨蛋,从来听不懂我和泉喵说话。

掌握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呀。

“泉喵!泉喵!”我不想吃花生了,窗户不关也不要紧,我想和泉喵说话,你快来呀。

 

7.1 雨

雨来的太突然了,就像是有人用盆从天下往下倒水似的。

游小鼠整个人都蔫了,四爪朝天地在木屑里躺着,好像一滩软软的液体。“好潮呀好潮呀,难受!”

我虽然很想摸摸他的小肚子,可是看他绿绿的豆豆眼里的不开心,还是有点心疼。

“我去帮你关窗户吧?!”这么说着,我打算摸摸他的小肚子提前作为帮他关窗户的奖励。结果我的爪爪被笼子挡住了。

有点沮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长大了,爪爪再也伸不进笼子的缝隙了——我都好久没有摸游小鼠了。

“你可以吗?关窗户对于一只猫来是说很难的。”虽然他一脸不信任的样子,但是豆豆眼里还是露出了闪闪发光的期待的光芒。

“交给我吧,游小鼠!”我猜我从茶几上一跃而下的背影一定很帅。

 

我爬到窗台上,雨真的很大,我感觉有很多水打到了我的脸上,我尝试着用两个爪爪扒住窗沿,纹丝不动。

又加上了嘴,我尝试着咬着窗户拖动它,还是不动。

超烦人!我现在看起来肯定像个蠢狗一样,哪只猫会用嘴咬东西呀,一点都不优雅。可是我真的很想把窗户关上,我从看到游小鼠的第一天开始,那么小小的一团,缩在木屑里,豆豆眼里有点害怕,又有点好奇。从那一刻起,我就打算一直守护他了。

两脚兽都是不可靠的,只有我才能保护他。

 

我暴躁地在窗台上上蹿下跳,突然听到了“砰——”的关门声。

两脚兽回来了!

我窜到了客厅,兴奋地打算命令这两个没记性的笨蛋去关窗户。却只看到了游君拎着游小鼠的笼子进了房间。

喂喂喂!

 

没过多久泉前辈也回来了,他去敲游君的房门了,我有些焦虑地在泉前辈的脚边绕来绕去,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吵架了吗?

不管怎样先开门让我见见游小鼠呀?

“是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泉前辈有些困惑的表情看起来可真的有些蠢,不过两脚兽都是笨蛋啦,泉前辈也不过是个长得好看的笨蛋而已。

没有得到游君的回应,泉前辈也没有很生气的样子,皱着眉头去了厨房,看来是打算先做饭了。我推了推门,果然紧紧地锁着。

“泉喵!泉喵!”我隐约听见了游小鼠在喊我。我把耳朵靠在了门上。

游小鼠的声音尖锐又慌张,反复地喊着:“泉喵!泉喵!”

 

两脚兽真的,太讨厌了。

我的耳朵贴着门,缓缓地躺下了。

我多想摸摸游小鼠的肚皮,或者耳朵,让他别怕呀。

 

7.2 晴

游君把我的笼子放在阳台就离开了。阳光照在身上真是太舒服了,我在木屑里滚来滚去,决定宽宏大量地原谅他昨天把我关在房间里没办法和泉喵聊天这件事。泉喵躺在我的笼子旁边,被阳光晒得闭上了眼睛,对了,我说过吗,泉喵的眼睛很好看,是比天空还要蓝的蓝,比水还要清澈的清澈。

昨天在泉前辈孜孜不倦地敲门下游君还是把门打开了,他还是不愿意搭理他的模样,只是对泉前辈说,这段时间不要一起睡了。

两脚兽们好像比较喜欢一起睡,这一点我不是很能理解。如果有别的仓鼠睡在我旁边我肯定是要咬他的,我的木屑怎么能和别人分享呢。

 

不过泉喵曾经问过我,愿不愿意把我的木屑分一点给他,我思索了一下,发现了他在套路我。

猫是不需要睡在木屑里的。

我有些得意地说:“你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你不是仓鼠呀。”

他当时的表情有点失落,我不是很懂。

“你会咬我吗?毕竟你是一只猫。”

当时泉喵很紧张地把脸凑过来,软软的灰色的毛都透过笼子的缝隙钻进来了:“我不会,我会永远保护游小鼠的。”

我感觉心里有点甜,像是吃了水果干——那个东西据说对我们不太好,所以游君和泉前辈很少给我吃——可是我觉得,如果是为了让自己眼下快活的东西,是不要在乎太多不确定的,可能会发生在未来的事情的。

“那我也不会咬你的。”我当时很认真地跟泉喵承诺了。我会咬别的仓鼠,可是不会咬你,哪怕你靠近我。

 

怎么人,呸,鼠年纪一大了就会老是回忆以前的事情呢。我扒拉了一下笼子,弄出点儿声音吸引泉喵的注意。他的耳朵动了动,眼睛还是没有睁开,懒懒地问我:“怎么啦?”

“你知道游君为什么生气吗?”虽然我是这个屋子里最聪明的鼠,但这件事我还真的没什么头绪。

泉喵的身体不着痕迹地动了一下,漂亮的灰色皮毛在阳光下有相当好看的光泽。他支支吾吾地没有立刻回答我。

我觉得他好像有点害羞?

这可真的有点罕见,我的花生呢,我要一边吃一边欣赏害羞的泉喵。

 

7.2 晴

昨天游君开门的时候我飞速地窜到了游小鼠的笼子边上,他在跑轮里焦虑地跑着,看到我就连滚带爬地从跑轮里摔了出来。

“泉喵!泉喵!”他有些慌张,我拍拍笼子,装出很淡定的样子安慰他。

其实我刚才也有些伤心的。

既然已经没事了,那我酷帅的人设,呸,猫设不能崩。

 

阳光照得我很舒服,我闭上眼睛感受风吹过我的身体,惬意地想,如果时间停在这一刻也挺不错的。

“你知道游君为什么生气吗?”游小鼠绿色的豆豆眼认真地盯着我。

还好我是一只猫,不然我感觉我可能要脸红了。

明明只是一只游小鼠而已,为什么要问那么多余的问题啊?

 

其实我大概是知道原因的。昨天安慰完焦虑的游小鼠以后,他又欢呼着钻进木屑堆里找花生去了,我还是有点在意这两个两脚兽的,虽然他们很讨厌,但是好歹,……好歹是让我和游小鼠认识的媒人吧。跟游小鼠打了个招呼我就悄悄地溜进了饭厅。

游君闷闷不乐地跟递过来一碗饭的泉前辈道了谢以后就沉默地开始吃饭。

泉前辈也不生气,说起来他这个两脚兽真的很奇怪,明明看起来脾气很差的样子,对我和游小鼠也不算温柔,但是对游君就尤其的有耐心。

“游君到底哪里不开心了,告诉哥哥呀?”泉前辈的声音真的有点好听,我趴在墙角,决定以后也要这样温柔地对游小鼠说话。

“泉前辈以后无论做什么,还是收敛点吧……”游君说话含含糊糊的,聪明如我也没太听得懂。

泉前辈把身体往前凑,把脸靠近了游君。

我把头扭开,不想看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游君不说清楚的话,我就要亲你了哦?”

“泉前辈!”游君的声音提高了一点。

咦,没有亲亲吗,我把头扭回去,看到游君捂住了泉前辈的嘴,泉前辈笑得眉眼弯弯,整个场景看起来有点喜感。

“我是说!”游君的脸红红的,他有时看起来很帅气,有时候看起来又笨笨地有点可爱,我有时候觉得他和游小鼠有点像,“泉前辈稍微注意下我们的身份吧,好歹是作为公众人物的偶像,我们在恋爱这种事情,也要很注意对吧?在外面就不要太亲近了,还有……还有……”

他的声音放低了,我不由自主地往前蹭了一点点,才勉强听清他说的话。

“脖子上的痕迹……一夜过去了也没有消掉,我今天也没有注意到……结果被他们看见了……”

“游君原来是因为这种小事在生气啊?”泉前辈的声音带着笑意。

啧,两脚兽啊两脚兽。

接下来的对话我完全不想听了,我宁愿去听游小鼠嘎吱嘎吱咬坚果的声音。

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我摇摇头,回房间找游小鼠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眼下,阳光暖暖地照下来,游小鼠眼神亮晶晶地看着我。

我要怎么跟他解释呀。

我慢慢地蹭到笼子旁边,突然想到泉前辈昨天说的话——游君如果不说清楚的话,我就要亲你了哦?

“你过来点,我小声地告诉你。”

我真坏。

游小鼠好奇地把脸凑到笼子边上。

“再过来点。”

糟糕,有点害羞。

游小鼠挥舞着小爪爪把脸紧紧地凑过来,挨着笼子。

我隔着笼子轻轻地亲了一口他软软的毛茸茸的小脸。

游小鼠惊叫了一声,转头就钻进了木屑里,只留了一个胖胖的小屁股。

 

我强装镇定地对游小鼠说:“其实游君根本不是在生气呀,他只是害羞了而已。”


评论(20)
热度(84)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