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泉真】甜橙

小甜饼。交往后设定。

====================

     “大概要注意的事情就是这些,如果在现场有什么紧急的变动我会及时通知你们的,你们不需要烦恼别的,安心练习就好。”杏语速颇快,把下周要举办的演唱会的所有注意事项有条不紊地一一道尽,收起手上的文件,微笑着看着眼前的Knights众人:“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请尽快,”她撇着头示意着门外,“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trickstar那边还需要我的一些安排。”

     得到众人一致的否定之后,杏点点头离开了,发尾划出一个跳跃的弧度,朱樱司却突然吸了一口气:“你们闻到一股香味了吗?”濑名泉往朱樱司那里凑近了一些,果然嗅到了一股清淡的香,不浓郁,却极甜。

     “是杏的香水吧?”濑名泉不是很在意地应了一句,转身便去试图叫醒睡成一滩的朔间凛月让他起来排练。

 

     由于时间的紧迫加上对自身的严格要求,练习结束之后的濑名泉感觉相当疲倦,急需吸一口游君恢复元气,他慢吞吞地往不算太远的trickstar练习室走,一边颇为小心地对着路过的教室窗户整理自己的头发,月永leo像个脱了缰的野马一样从他身边疯跑而过,却又倒着跑了回来:“恋爱中的男人啊——”

     “超烦人啊!”濑名泉不再理会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刘海恢复了自然。

     走到trickstar训练室门口他停下了,打算在门口等。虽说自己和游君的交往已经变成了既定事实,但是团队里的那个橘子头对自己的敌意还是莫名其妙的,为了避免多生事端还是不要敲门进去好了,濑名泉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距离他们结束的时间也快了,等一会儿也无妨。他斜倚着墙壁,觉得自己现在的姿势很帅,心里稍稍祈祷等会儿游君出来时最好第一眼就看到自己。

     他带着浅淡的微笑呼出一口笑意,垂着头的模样温柔又多情。

 

     “呀吼!”明星昴流元气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响起,他颇为亲昵地和冰鹰北斗勾肩搭背着出来了,丝毫看不出来疲倦,接着出来的是衣更真绪,皱着眉头反复按着手机,像是在和谁聊天,濑名泉赌两亿这个让他整天皱着眉头的人是自己队伍里的那个睡熊。

     想念了大概一整个白天的游君出来了,他额头有些薄汗,但总体看起来还是很开心,他偏过头,带着笑意和旁边娇小的少女说话。

     濑名泉啧了一声,突然觉得自己凹造型凹得脚有些酸。

     “游君!”濑名泉赌气似的有些大声地喊着恋人。

     游木真转过头来,眼里是明显的惊喜,这惊喜安抚了濑名泉,让他生不出更进一步的酸意:“泉前辈!”

     游木真指了指自己的口袋,转过去和少女轻声说了些什么,然后挥挥手朝濑名泉走来。

     他的笑意带着点懵懂的讨好,交往了有些时日,他也能勉强能做到敏锐地察言观色,尽管不知道原因,总之笑就对了。濑名泉看着游木真的同伴们消失在走廊的拐角,抬手用指腹摩挲了一下游木真的嘴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秋天到了空气干燥,刚才估计又排练运动了很久,他的嘴唇有些干裂,甚至显得有些苍白,虽然自己经常叮嘱他多喝水,不过看样子恋人又把自己的话当做了耳旁风。

     游木真对两人的肢体接触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几乎是瞬间脸颊就飞上一抹清淡薄红,本无他意的濑名泉看着面前人的表情忍不住也生了些绮思:“不要这样对我笑呀游君,”他的大拇指稍微用了点力,游木真苍白的嘴唇显出点血色,“害得我好想亲你。”

     游木真慌慌张张地轻推开濑名泉,转身就往走廊尽头走,濑名泉轻笑一声捻了捻手指,目光落在游木真的可爱发旋上,跟了上去。

 

     第二天早上在约好的路口相遇的时候游木真显得有些匆忙,一看就是起床迟了,头发没有梳得十分服帖,有几缕发尾俏皮地翘起来,领带也系得不成样子,游木真抓着头发道歉,濑名泉却一副有条不紊地模样,走上前手指灵巧地解开游木真的领带,打算帮他重新系好。

     两个人靠的有些近,濑名泉还有些刻意地狡猾地凑近了脸。

     “泉……泉前辈靠得太近了。”游木真懊恼自己很容易窘迫,却还是略略撇开了头,濑名泉的双眼像是清冽深潭,他无端有些羞涩。濑名泉倒是一点儿也不见不适,他的目光在游木真脸上游走,像是在欣赏永远也看不够的珍宝。

     碧绿的双眼像是惑人的宝石,带着点儿紧张和害羞,是自己最爱的模样,皮肤也这么白皙,不像自己这么注重保养却也一直这么漂亮,唇形也这么好看,上唇有可爱的弧度,笑起来像猫一样俏皮,如果亲吻起来,一定也是……

     柔软而甜蜜,带着馥郁的甜香。

 

     濑名泉的手向上收紧领带的结,却突然愣在了原地。

     游木真的嘴唇薄薄的,有着好看的弧度,却有着不常有的水润光泽,还散发着淡淡的,颇为甜蜜的香气,好像在引诱着濑名泉来采撷。

     濑名泉险些也被这香气诱得心驰神往。

     可是这香气也太熟悉了。

 

     濑名泉的脊背僵硬起来,一股酸溜溜的感觉从心脏瞬间流窜到了大脑,他的手轻轻地,赌气似的拽着游木真的领带迟迟不愿松开。

     “泉前辈?”游木真扫了一眼濑名泉的手,困惑地看着表情突然变得晦暗不明的恋人。

     “哼。”濑名泉觉得自己这一声哼听起来肯定有些蠢,但是他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说什么,他盯着面前一脸无辜的游木真,冲动地抬手又抚上了对方的嘴唇。

     有些许粘滑的触感,濑名泉不安地把脸凑近。

     “游君……这是涂了唇膏吗?”

 

     游木真结结巴巴地说:“泉……泉前辈看出来了吗……很……很夸张吗?明明她说没有颜色的……”

     “她?”濑名泉准确地捕捉到了重点。

     游木真窘迫地抬手想要拉开恋人按着自己嘴唇的手,虽然是在人烟稀少的清晨的大街上,这个动作还是过于暧昧了。听到濑名泉的反问又弱弱地把手放了下来。

     他逃避似的把目光移开,可是通红的脸颊还是出卖了他:“……就,杏。”

     濑名泉感觉自己脑门儿里的酸溜溜已经化为实体,变成乌云笼罩着两人。

     “泉前辈不要误会哇!!!!”游木真像是灵光一闪一般明白了濑名泉的怒气缘由,迅速地把目光移回来,“她!她给我们每个人都买了一支!说秋天商店减价所以干脆买了五支!”

 

     游木真的眼珠今天跟着他真的有些累,此刻他又想到了什么一般把目光移开了:“而且……泉前辈,昨天说要……,却又没有……”

     他的手抓住了衣角,把衣角抓得皱皱的。

     “是因为我不好好喝水,所以嘴唇太干燥了吧——唔”

 

     濑名泉把嘴唇贴上去的时候脑子里炸开了五颜六色的烟花。

     怎么会有人比游君还可爱,没有了吧。

     “好甜,是甜橙味吗?”

     游木真看着笑得像个傻瓜一样的恋人,狡猾地小声说:“才不是,我怎么尝起来酸酸的。”


(然后游木真和濑名泉迟到了。 (๑•ี_เ•ี๑))(划掉)

评论(12)
热度(61)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