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泉真】倾心之作(上)

AI梗来自霜老师,再次意念艾特。

标题双关,上里面已经有暗示了,有没有人猜一下(没有),猜出来就写个番外车啥的(……

没有坏人,会长也不过是个友情出演的三岁路人而已x

今晚或者明天会有(下)掉落,谢谢每一位点了红心蓝手评论的小伙伴。

===============

       面前的女人已经看不清面容,家里的景致摆设都已经模糊,仿佛只有她和自己存在于一片混沌的黑暗里,耳畔只有她歇斯底里的咒骂,带着恨意与彻骨的哀恸:“不要看我!不要用和那个混蛋一样的眼睛看着我!我不是你的妈妈!不许哭——”

       手机传出尖锐的铃声把沉溺在梦乡里的游木真粗暴地叫醒,游木真把脸从柔软的枕头里艰难地拔出来,揉去眼角残留的湿意,眯缝着眼睛看了一下消息:“游木,我已经让他出发了,估计一会儿就能到你家,好好‘试用’哦~♪”

       皆道天祥院现任家主优雅睥睨,起了个外号“皇帝”,但是游木在他麾下工作数年,看透了他虽然雷厉风行颇有手段,大多数时候也不过是个爱玩的年轻人罢了,此刻在本该严肃的公事通知上加了个暧昧不清的引号,惹得游木真一阵恶寒,连梦里未曾褪去的隐痛都被冲淡了许多。

       门铃骤然响起。

       游木真莫名地有点紧张,他摸索着找到了眼镜戴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开门了。

       门口站着一个灰发青年,一脸不耐烦地伸着一根修长的手指在门铃上戳来戳去,看到门开了仿佛下一秒就要配合着表情脱口一万句抱怨,却在看到游木真的一瞬间愣怔住了。

       游木真紧张更甚,不善与人交流的死宅本质让他面对哪怕不是“人”的灰发青年也很难从容,他挠了挠脸颊,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你……你好,我叫游木真,久等了,我不太擅长和你们……相处,”哪里是不擅长和“他们”相处,明明是和所有人都不行,但是如果就这么说出来未免也太逊了点,于是游木真强行把锅甩给了“物种”,“接下来一段时间要一起住了,请多指教。”

       灰发青年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把脸凑近了些,游木真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一脸困惑地看着对方。

       “你和……我们?”濑名泉发誓自己的语气里绝无怒意,但是游木真还是慌忙解释道:“啊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请不要误会!”

       濑名泉的脸上早就没了刚才的不耐烦,蓝色的眼睛里满是趣味,露出了相当温和的笑容:“我是濑名泉。叫我泉就好,我可以叫你游君吗?”

       “可……可以。”游木真呼出一口气,往旁侧挪了几步让青年进来,关上了房门。

 

       扫了一眼游木真身上的睡衣就一脸了然自告奋勇要做早餐的男人此刻正在厨房里忙碌,游木真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挺拔修长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托现任家主的福,天祥院企业一直走在“用科技搞事”的前沿,几年前提出了一个“AI计划”,也不知道是怎么说服议院那群老顽固的,最后竟然顺利通过了,天祥院英智纠集了一批包括以游木真为核心的科研团队研发可以像人类一样成长和生活的人工智能,而“濑名泉”,正是游木真几日前上交的“最终成品”。

       最终若能研发成功完美与人类无异的人工智能,这一项发明将会被用于很多领域,研发人员被要求制作出“与人类无异”的AI,这便意味着他们需要有和人类一样的容貌体格,一样的思考能力,一样的喜怒哀乐——除了他们的诞生地不是温暖的子宫而是冰凉的培养液,他们一切的一切,都应该让人看不出违和。

       前面两者容易达成,而最后却是最为困难,游木真敲下最后一句代码的时候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眼眶酸涩,心脏好似要跳出胸膛。

       将来的成品进入社会的方式将是从婴儿时代通过各种严格的审批被领养,然后像个人类一样长大,然而因为是初次试验,或许会有大量的bug,从婴儿观察起未免太浪费时间,于是天祥院英智决定直接先从有了成熟身体和大脑成年人测试起,于是便有了眼下自己来到游木真家的“濑名泉”。

 

       游木真看着濑名泉的背影,他愉快地忙碌着,甚至颇为轻快地哼起了歌,心情却突然复杂了起来。

       他的笑容,他的快乐,是真的吗?

       他回忆起了每一个灵感突现的深夜,在冰凉的屏幕前敲打代码的自己,精妙的算法,严苛的规律,他赐于了濑名泉喜怒哀乐,给了他生命……

       ——是生命吗?

       游木真很少思考情感相关的事情,他曾经以为世上所有的规律都可以用1和0来进行精准的推演与概括,可是当鲜活生动的濑名泉来到了他的眼前,他却感觉心沉沉地堕了下去。

       “游君?”濑名泉像是已经与游木真相熟多年一般亲昵地唤着他,把做好的双份早餐放在了桌子上。

       游木真回了一个心不在焉的笑容,坐到了餐桌旁。

       濑名泉坐在他的对面,把筷子塞到了游木真的手上,皮肤相触的温软触感唤回了游木真的神志,他抬起头,认真地问濑名泉:“濑……不是,泉,你讨厌我吗?”

       濑名泉自己率先夹了一口煎蛋尝了一下:“唔,挺好吃的,游君尝尝看——我为什么要讨厌游君?”

       “就擅自把你……带来了这个世界上。”游木真咬着筷子,斟酌了一下措辞。

       “这有什么,”濑名泉温柔地笑了,“说的好像人类是被问了‘喂,你要去人间走一遭吗?’才来到这个世界的一样。大家的对这个世界的造访,都是不自愿的吧?”

       游木真失笑,看来自己的作品比自己还要聪明洒脱些:“是。”

       他也尝了一口濑名泉做的煎蛋,软硬咸淡适中,温厚的口感唤起了游木真某些关于“家”的隐秘幻想,“好吃,谢谢你,泉。”

       濑名泉看着他对着自己露出的第一个真心实意的温暖笑容,本想说出口话,在唇齿间踌躇良久,还是咽了下去。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波的过下去了,游木真的生活向来单调乏味,结束了漫长的数年的工作,他给自己放了个长假,宅男的生活也不过那样,整天与形形色色的游戏为伴,偶尔轻松解决一点天祥院塞过来的小任务挣点外快,乐得悠闲。

       不过家里多了个人,有时候就会——

       “游君,你已经快一周没有出门了——”濑名泉猫一样缠着游木真,游木真一脸生无可恋地仰头摊在沙发背上装死。

       “明明说好这周要陪我去海边旅行啊,我连行李都收拾好了,行程也安排好了,只要游君跟着我走就好了。”

       “呜……不想出门。”游木真翻了个身,背对着濑名泉。

       濑名泉站起来又坐到那一侧,看着游木真一脸不情愿的模样,偏生颊边带着在沙发上压出的一抹薄红,浅浅心悸后脱口而出:“游君再不听话我就要亲你了哦?”

       “什……什么啊,泉你——”游木真满脸通红地坐直了,扫了一眼客厅两个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行李箱。像是突然了悟了驯服游君的正确方式一般的濑名泉的露出了得意的神色:“游君乖乖地不就好,出门散心对身体也有好处嘛,走。”

       游木真觑了一眼濑名泉形状姣好的薄唇,又欲盖弥彰地把目光移开,一边解释着“我去换套衣服”,冲进了卧室。

       游木真随手扔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奈何被抱枕盖着,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并没有被在卧室里的游木真听到,濑名泉直接拿起来接听,听筒里传来天祥院英智带着笑意的声音:“游木,AI试验一切顺利吗?”

       “顺不顺利,你还不知道吗?”他的表情变得比往常更加温柔了一些,声音里却透露着嘲讽,“还是不要来打扰我们的旅行了。”

       “希望你们玩得开——”天祥院英智话音未落就被掐断了电话,濑名泉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皱起了眉头。

评论(13)
热度(62)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