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泉真】倾心之作(下)

大家好,我是炮炮的逻辑,我已经死了。

有小伙伴私信猜出来双关含义了  过两天开车(摩拳擦掌

思路清晰,写出来就一点都不清晰了,真的逻辑死。以后不写这种了,就安心写写小甜饼。

【上点这里】

======================

        是夜。星河低垂,夜幕尽头仿若与海平线相连,相交处曲折了些,只能怪海风作乱。

        窗户没有关上,窗帘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濑名泉被一阵异动惊醒,坐起来发现游木真好像被魇住了。双目不自然地阖上,眉峰皱起好似在忍受痛苦一般,双手紧紧地抓着薄被,身体蜷缩,细微地颤抖着。

        濑名泉快步上前捉住了他的手,甫一接触的瞬间游木真就用极大的力气抓了上来,像是水中的人抓住唯一的浮木一般。

        “游君,游君……醒醒。”

 

        “不要丢下我!”游木真爆发出一声嚎啕,伸出双臂箍住了濑名泉的脖颈。濑名泉没有太多的惊讶,眉头蹙出几分忧愁,反手轻轻地圈住了游木真。

        濑名泉就维持着半跪在床头的动作轻轻地揉着游木真的脊背,半晌游木真恢复了清明,愣怔着忘记了松开双手。

        “吓到你了吗,泉?”

        濑名泉把他抱紧了一些:“没有……要松开吗?”嘴里这么问着,手上的却没有动。

        游木真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眨了眨视线模糊的双眼:“先别动。”

        “好。”

        游木真的声音在海风声里响起,明明就在濑名泉的耳畔,可仍旧缥缈得像是一个梦。

        “我很久没有梦见,我的母亲了。可是刚才我又梦见了她。”

        “她工作很忙,又很神秘,经常很久不回来,我从小就习惯一个人了。”

        “游君以后不需要一个人了,我会一直在——”

        “嗯,我也希望你一直在,可是很多事情,也不是希望怎样,就能够怎样的,”游木真的声音异常疲倦,濑名泉对自己温柔又宠爱,自己又不傻,有些东西早就心如明镜,可是,“我也一直希望我母亲能像别人的妈妈一样温柔,可果然一直是‘希望’而已。”

        “我小时候好像有些笨,经常会做一些很笨拙的事情,她就会用一种……我至今都无法理解的复杂目光看着我,好像……我不是她的孩子,只是一个没用的,什么东西一样。”

        濑名泉听着游木真的声音像水一样从耳畔流过,双手颤抖起来,他只能更加用力地抱紧他,好像这样就能克制住颤抖。

        “如果我一直也做不好什么事情,她就会非常生气,骂我,有时候还会哭,顺带骂‘那个人’,我猜‘那个人’是我的爸爸,对吗?一般单身女人对自己的孩子骂那个‘和你一样’的那个人的话……”

        濑名泉不是一个善于掩饰心情的人,尤其是面对游木真,他只能僵硬地说:“可能吧。”

        “泉,我现在很厉害了对吗?”

        “如果我母亲现在还在,她会爱我吗?”

         

        濑名泉偏过头,用脸颊蹭了蹭游木真金色的头发,那么柔软,那么温暖,像人间每一个善良又坚韧的灵魂。

        “天快亮了,游君要不要去海边看日出?”

        游木真松开搂着他的手,像是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刚才显露出的脆弱一般没有正视濑名泉的目光:“好。”

 

        沙子异常的细软,踩上去几乎要陷入小腿的一半,两个人踉踉跄跄地往海边走,游木真一个不慎摔在了沙地上,因为柔软倒也不疼,只是濑名泉的笑声过于嚣张了一些,游木真伸手去抓他的腿,硬是把濑名泉也绊倒在地,躺在柔软的沙滩上,濑名泉的笑声却戛然而止。

 

        “游君……觉得我和人类有区别吗?”

        快乐太浅薄,像是覆盖在海边巨石上的沙,风一吹就被拂去,濑名泉的叩问正如永不止休的海风。

        答案显而易见,但是游木真总觉得如果回答“没有区别”看起来过于苍白,濑名泉的声音沉静又笃定,比起询问,不如说是某个话题的开场白,游木真有些惶然。

        “我自然是知道游君的答案,所以游君不说也没事。”他的手又握了上来,还沾着沙子,两人的双手相触后,能感觉到柔软,却又带着点不可忽视的痒。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但是因为是游君创造了我,所以我感觉幸福又庆幸,这个世界上每天有这么多人类觉得痛苦或者失望,想要离开这个世界。”

        “我是多么的幸运,我本该是一片混沌,或者虚空。”

        “可是游君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能看到这么好的天空和大海,还能躺在沙滩上握着你的手。”

        “光是这个,我就感动到……不知道怎么爱你才好。”

        “游君,你爱你的母亲吗?”

        这个话题来的突兀,游木真转过头,看着濑名泉的侧脸,濑名泉看着隐约透出一点亮光的天空,他知道那里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自己双眼的颜色。

        “无论她做了什么,我还是……”

        “那就够了,”濑名泉翻过身,更加靠近了游木真一些,他的声音像是呵气,带着一些不忍和颤抖的决心,“那你爱我吗?”

 

        “泉……”一直在遮掩的问题终于还是解开了帷幕,游木真有千万言语如鲠在喉。

        “游君是不相信我的爱意还是你自己的?”濑名泉的语气太过微妙,像是含着粗粝的沙,游木真无端想到了童年时母亲有时看着自己的目光。

        游木真想要逃避,海风正好,天光正好,他害怕所有骤变,不安像是要随着涨潮逐渐将他吞没。

        “游君……所有人,都是爱创造出来的。”濑名泉加重了“人”的咬字,他仍是不忍,但是满腔的喜欢让他快要窒息。

        “你说什么?”游木真声音颤抖地坐起了身,碧绿色的眼眸紧紧盯着濑名泉。

        “游君这么聪明,你的母亲一定以你为豪。”游木真心中所有的不安都在此刻化为了潮水,将他跳动的心脏,汩汩的血液和沉静的双眼冲刷得湿漉漉。

        濑名泉觉得自己残忍又自私,可是无论是自己还是游木真,最重要的东西只该是未来,而不是过往。那扇门拉开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了游木真和自己一样,也明白了为什么天祥院露出那样胸有成竹的笑容。他被一切蒙在鼓里的模样,倒不让人觉得可笑怜悯,只是太心疼了一些。

        在那扇门拉开的一瞬间,那个带着点困意和紧张的可爱脸庞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瞬间,在他笨拙而小心地跟自己解释,他作为“人类”对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别的偏见的一瞬间,在他抬起头说“好吃”的一瞬间,濑名泉就决定,要把他倾注给自己的爱,在未来的每一天,悉数报答。

 

        濑名泉也坐了起来,他的头发柔软而蜷曲,皮肤白皙又紧致,眼睛里兜着一眶潮湿的情意,像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心上有人的年轻人。

        他抬起手抚摸着游木真的脸,带着沙粒的手拂去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泪,把他的脸弄得有些脏兮兮的,可是又有点讨人喜欢的可爱。

        “你的母亲,把你‘教’的很好。她给你坚韧,也给你善良,也给了你爱。她唯一的不好,大概也就是不慎将对那个人的因爱生恨,转移到了自己的‘孩子’身上,那是人性的错,和爱你无关。”

        “所以游君,不要难过,游君。”

 

        游木真的声音带着鼻音:“是不是有些太可笑了,我还一直自以为是……”

        “这不是自以为是,”一个被严苛母亲放养长大的孩子,却仍旧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你很可贵。”

        “因为是用爱意创造出来的,所以爱人是本能。”

        游木真背对着大海,看不见身后的天光乍破,朝阳从破碎曲折的海平线缓缓地升起,光线像是将夜幕撕开,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但是他在面对着自己的濑名泉天空一般的双眼里看见了日出和自己。

        “人类还有一个可贵的品质,游君也需要学一学。”

        “嗯?”游木真看着他双眼里的日出,脸慢慢地红了起来。

        “遵从本能。”


评论(8)
热度(47)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