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阿多薰】处处吻

灵感来源:《处处吻》,这首歌特别羽风薰(……

=====================

       羽风薰靠在沙发上没个正形,右腿搁在左腿上,随意地舒展开来,叠出个利落流畅的线条。他一根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从下划到上,复又从下划到上,划过一个个暧昧不清的昵称,像是无法确定对象一般蹙出一个轻巧愉快的眉峰。

       阿多尼斯递上笔记本,纸上写着一个笔画对于他这个外国人来说颇为复杂的汉字:“羽风前辈,”他的咬字磊落,像他的笔触一样认真,“这个字……”

       羽风薰扫了一眼,点开了某个女生头像,发过去一个亲吻的表情。

       “くちびる,”他的手指轻轻巧巧地敲着沙发的扶手,突然想起来或许这个外国人知道了念法也不知道含义,于是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这里。”

       他露出了运筹帷幄的微笑,和网路对面的女生开展了一段由亲吻开启的对话。

       阿多尼斯收回笔记本,在汉字上方标注了读音,抬头看上了羽风薰的嘴唇。

       羽风薰的嘴唇很薄,形状好看,眼下因为心情不错更是弯出了一个柔和的弧度,嘴角有小小的陷落,好像那细微隐秘的凹陷里兜着无限的情意。

       与女生约好了放学后在路口的冰淇淋店见面,他把手机锁屏,转头迎上学弟的目光。

       “听着,多多尼斯,”他稍稍偏过头,略微有些蜷曲的发尾扫过肩头,仿佛还未从刚才的对话中脱出的轻浮与挑逗让阿多尼斯皱起了眉头,“趁朔间和晃牙还没来——你不要拦我,”他及时截断阿多尼斯的话头,“我才刚刚教了你一个汉字,你不能恩将仇报。”

       “你可以去学习一下‘恩将仇报’这个词的含义。”

       羽风薰的声音消失在训练室的门口,溜之大吉,笨口拙舌的后辈只能轻叹一声继续与笔记本上的汉字作斗争,刚才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恩……将……记不得了。

       羽风薰说话总是带着跳跃一般的节奏,不太在意对方是否能够接收到,仿佛自己的传达已经是莫大的恩赐。

 

       阿多尼斯在距离学校不算太远的路口看见羽风薰和面庞并不熟悉的女生——不是上次碰到的那个,也不是之前在学校门口等候的那个——作别,他噙着笑,远远地阿多尼斯都能从他的笑容里察觉出一些甜味,或许他们刚才还在吃草莓味的甜点,女生娇小,大概到他的胸口,阿多尼斯无端想到了羽风薰挂在嘴边的“讨厌和男人接触”,如果是女生的话,他就会欣然敞开怀抱了吧。

       不知说到了什么,女生笑着抬起了手,羽风薰捏着她纤细小巧的指关节,在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

       那双薄情的嘴唇,在多少柔软的皮肤上留下一息暧昧,转身就风云变色,正如此刻——

       羽风薰笑得眉眼弯弯挥了挥手,待对方消失在转角就转过头直直地朝不算太远的阿多尼斯看了过来,他的表情变得冷淡,不像是讨厌,却依旧让阿多尼斯感到了不适。

       “……只是路过。”他解释,羽风薰不太在意他说了什么,敷衍地点了点头,好似开口份额和刚才的女生消磨殆尽了一般没有说话。

       两个人并肩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虽说是同一个方向,但是两人共同回家这件事实属少见,羽风薰偏过头,就能看见那个和自己几乎没什么高度差距的宽阔肩膀,这对他来说算是新鲜体验,他已经习惯了偏过头就能看见女孩的可爱发旋。

       “羽风学长,”无法忽视身旁传来的视线,阿多尼斯不知道为何感受到了拘谨,“和女孩子约会……很开心吗?”

       羽风薰突然觉得口腔里有些黏着到过分的甜腻,事实上,自己是不太喜欢吃甜点的,而阿多尼斯的询问又太诚恳,不带有大部分同学询问时候的调笑,让他觉得怎么回答好像都有些冒犯——不对,冒犯一个男人也没什么值得愧疚的——“很开心哦。”

       “无论是她们温和的说话方式,还是柔软的头发和指尖……”羽风薰用了“她们”,阿多尼斯皱起了眉头,“都让我喜欢。”

       “我说话也很温和,至少他们都这么说,”阿多尼斯好像在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里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草莓味,“头发也很柔软,指尖……”他捻了捻自己的手指,“好像也很柔软。”

       羽风薰走在路边就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引得路人侧目,甚至能在人群里听到几声认出他们两人的轻呼,他毫不在意,用掌心揉了揉眼角:“多多尼斯,该说你什么好呢?”

       阿多尼斯无意逗笑他,但是他也能明白为什么羽风薰笑出了眼泪,他甚至舒心地觉得,这样的羽风前辈,比刚才约会的时候笑起来要更加好看一些。

       “总之不会是可爱。”阿多尼斯的语气带了点隐秘的愉悦,“可爱”这个词的发音俏皮又磊落,他在心里默默的想,如果是某些时候的羽风前辈,或许可以这么形容。

       羽风薰做出一本正经的模样摸了摸下巴,说:“可爱是日本语里最高级别的赞美,多多尼斯。”

       他唇角小小的陷落里盛着一点顽皮,认真地说:“一定要记住哦。”

 

       阿多尼斯在偌大的校园里乱转,还要时不时应付上来索要签名与合影的粉丝,感觉自己头都要大了。

       情人节活动做巧克力的时候出逃不说,再过一个小时live就要开始,可是羽风薰依旧不见人影,大神气得已经快要把吉他吃了,朔间却还老神在在地躺在棺材里闭目养神,阿多尼斯终究是坐不住,还是准备出去找找看。

       “大神,你要一起去吗?”

       “外面樱花开得正盛,阿多你要我死在外面吗?”

 

       于是眼下阿多尼斯寻觅着每一个人声鼎沸的地方,在他的认知里,羽风学长总是在人群目光的中心,从容又肆意,担得起最高级别的赞美。

       ……最高级别的赞美是什么来着。

       他在目光被那抹金色攫去的那一瞬间失去了自己的思路。

       他手虚虚地搂着一个粉丝的肩,歪着头对着另一个举着相机的女生笑得眉眼弯弯。

       “今天是情人节,薰君没有粉丝福利吗?”人群中有胆大的女生起哄,薰递过去一个暧昧的眼波,低下头靠近了女生的脸颊,看起来像是落下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吻。

       人群爆发出尖叫,阿多尼斯在远处紧紧地攥住了拳头,犹如在空气里挣扎着抓住了一片缥缈的落樱。

       转校生和兔团那个经常兼职的小个子偶像抱着一大堆散发传单的布偶外套从旁边走过,阿多尼斯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拦住了转校生。

 

       人群渐渐地散去了,羽风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距离live的时间已经很近了,他转身朝live举办场地走过去,然后就感到有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个笨手笨脚的轻松熊。

       羽风薰露出了笑容,阿多尼斯无端想到了那天笑出泪来的他,无忧无虑又如释重负。

       轻松熊对着羽风薰张开了双臂,想到了什么一般,举起胖胖的双手有节奏的摇晃了几下,仿佛挥舞着荧光棒的观众,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微微凸起的“熊嘴”,不动了。

       “你也要粉丝福利吗?”羽风薰问。

       轻松熊笃定地点了点头。

       羽风薰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张开手臂搂住了对方。

       布偶外套太大了,饶是身长玉立的羽风薰也不能合抱,他的头靠在对方硕大的熊头上,柔软还带着点洗涤剂的香气。轻松熊紧紧的环着他,力度越来越大。

       羽风薰看到头顶有零零散散的樱花落下来,空气里都是甜香。他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重担一般,在对方紧迫的怀抱里松弛了身体,转过头用嘴唇碰了碰毛茸茸的熊脸。不知道熊头的隔音效果怎么样,他撇了撇嘴,用轻到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喃喃:“男人抱起来,可真是不舒服呀。”

       可是,轻松熊也太可爱了。

       拥抱结束,就看那个头重脚轻还蠢兮兮的轻松熊挥了挥手朝着更衣室的方向狂奔而去,羽风薰嗤笑了一声,到底是在尾音里泄露出一丝尚未藏匿好的喜悦。

 

       Live结束,空气里都是涌动着的热气,台下的星星点点已经卷起银河一般的浪潮,“安可”声仿佛要把屋顶掀翻。

       羽风薰喘着气,对着台下露出意气风发的笑容,他举起手引导着台下光点闪烁的节奏,“情人节快乐——!”

       尖叫声爆发,那是羽风薰最爱听到的声音,所有可爱的女孩子们,在这一刻,目光都会汇聚在他的身上,阿多尼斯看着他修长的背影,回忆着刚才那个只是隔着厚重布料和两个胸膛,就好似隔着万水千山的拥抱。

       他的脸颊发烫,心脏跳动得厉害,尖叫声仿佛已经远去,耳畔只有羽风薰的喘息,还有他的靴子踩在舞台地板上细微的咯吱声。

       羽风薰又喘了一口气,他今天格外畅快,好像要把这辈子所有的轻佻都悉数送出。

       “感谢所有可——”他突然顿住了,回头看了一眼阿多尼斯,那个沉默寡言的大个子愣愣地站着,看着他,视线交汇了,羽风薰飞速地眨了一下右眼,好像在安抚这个所有话语都藏在心头的学弟。

       “感谢所有美丽的女孩子!”他在欢呼尖叫声里伸出两个手指按在自己的嘴唇上,送出此生最后一个献给美丽女孩子的吻。


End.

=========================

朔间零:小狗你看校园论坛,薰在樱花树下抱着一只轻松熊,好纯情哦,这是不是与他的人设不符。

大神晃牙:你先把手机放下再跟我讨论人设问题。


评论(12)
热度(45)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