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泉真】他的龙(下)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隔得时间有点久了 和【上】的感情基调好像有点脱节。

【上 点这里】

======================

       濑名泉觉得或许龙都会抗拒自己堆满宝藏的山洞被别人看到,可他盯着游木真形状有些可爱的发旋,面前的少年就这么静静地把防盗门打开,邀请他走进了家门。

       “一直是一个人住吗?”濑名泉问。

       “如您所见,”游木真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盒茶叶,“喝茶吗?”

       濑名泉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游木真就皱了皱眉头把盒子扔进了垃圾桶:“过期了。”

       他保持着微微俯身的动作扶着还没关上的冰箱门,转头对着濑名泉露出一个有些赧然的笑容:“只能让濑名老师喝水了。”

       他的侧脸被冰箱里的灯光照着,属于少年人特有的饱满的弧度,仿佛还能看到脸颊上细小的绒毛,他在这个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里找到了从容,濑名泉猛然觉得可能此刻的游木真才是真正的他自己。

       被老师叫出来谈话时候的胆怯懦弱,被揭穿身份时候的剑拔弩张,都是他想要与这个庞大又陌生的世界产生联系的辛苦伪装,直到被濑名泉擒住手,被迫显出那副狰狞模样的时候,他的惊慌却真真切切一分不假,那逐渐显露出的嶙峋骨肉,或许是他永远也不想再见到,却永远也无法摆脱的宿命与真实。

       想到这里濑名泉感觉心沉沉地坠了下去,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手边是一个款式新颖的游戏手柄,他的手轻轻地挨着这个东西——什么东西大可不计,总之濑名泉知道此刻自己需要它——直到它沾染上人体的温热,濑名泉终于开了口。

       “你真的不会喷火吗?”

       神经病,濑名泉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自己突然抽什么疯,像是突然变成了喜剧现场,他眼前浮现出少年调侃着说“我可不会喷火哦。”的模样。

 

       游木真端着一杯水轻轻地放在茶几上,坐到了濑名泉旁边。

       “我什么也不会,如果不是可以让身体……变成那副模样,我也会觉得我是个普通人的。”他说话突然慢了起来,好像在斟酌脱口的字句,“这个世界变化的有些快,在我依稀还有的一点记忆里,我的父母也说过。”

       “人类也可以飞上天空,他们也可以凭空制造出火焰,轻易的夺取别人的性命。”

       他笑了一下,濑名泉觉得他的笑得垂垂老矣。

       “所以,人和龙,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游木真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询问了一个对于濑名泉——他在这不长的,快三十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如此在意过的自己的屠龙者的身份,游木真是他第一个,遇到的,真正的龙——来说意义非常的问题。

       “我在替那个小子处理伤口的时候,”濑名泉感觉自己的脊背有些僵硬,但他仍然做出了从容的模样,“发现了伤痕的诡异,不是人类的手指能够划出来的。”

       游木真伸出右手,修长又带着青春期男孩特有的瘦削,骨节分明,很是好看。他把这只手伸到濑名泉面前:“你们濑名家,是为了正义才去屠龙的吗?”

       “是使命,在龙还在肆虐人间的那个年代开始……”

       “某种程度上,你们这些家伙也不像人类呢,”游木真收回了手,安分地放在膝头,“使命,听起来真像是电视剧里的台词,可濑名老师还是逃避了我的问题。我在想,我的脑海里总是响着我还小的时候父母的声音,‘好好活着’,我的使命,是不是就是这个呢。”

       知晓濑名泉大概也没有太多要杀了自己的意思,他看这个比自己大了快一轮的人类,用自己在人类社会的身份和社会地位强势光临了自己多年无人造访的,钢筋水泥的森林里的“山洞”,却终于露出了窘迫的表情。

       他应该知道的,正义大多数时候,和善良无关。

       游木真笃定濑名泉知道。

 

       濑名泉还在想着少年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只手,几个小时前他曾经掐着这里,用一些他以为在如今这个世界这辈子也用不着的奇技淫巧,把这个年轻到甚至说得上年幼的龙唯一的伪装不由分说地撕下。

       “说起来,”游木真又开口打破了濑名泉迟缓的沉思,“不知道我的父母是否还活着,你们这群……爱好者,”他的语气甚至带上了一点俏皮,他用愉快的目光端详着从刚才开始就有些笨口拙舌的濑名泉,“应该有个组织之类的吧,会定期上报成果吗,又有了什么猎杀成果之类的?”

       “对现代社会的社团组织制度理解倒是十分深刻呢,游君。”濑名泉终于露出点笑意,他喝了一口已经凉了水。

       “当然没有这种东西。”他接着说,“在这之前,我甚至怀疑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龙。”

       他还是没办法把那只手从脑海驱赶开来,他甚至觉得那只手有些可爱,想要再捉住一次,濑名泉望向了游木真的膝头,游木真不安地动了动脚:“现在你知道了,的确是有的,但我是个好人……不,好龙。”

       “好龙需要好好的践行自己的使命。”濑名泉说。

       游木真松了一口气。

       “可是,”濑名泉话锋一转,游木真又吸了一口气,“我需要好好的监督你才行,”他环视了一圈游木真独居的装修简陋的公寓,露出了有些嫌弃的表情,“你跟着我走吧,这里不好。”

       眼看着濑名泉又进入了他熟练的目中无人的状态,游木真却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跟着我走吧”像是一句言灵,诱人又蛊惑,顺着空气,寻到了他有些发痒的手心,缓缓地流淌进了汩汩的血液里。

       龙守着自己的山洞,山洞深处,不愿意让别人看见的,堆积着的满满的财宝,是孤独。

 

       像是不想再拖延时间一般,濑名泉把那杯水一饮而尽,站起了身。

       “走吧。”他把这句咒语一样的话又说了一遍。

       “我……”

       巧舌如簧和笨口拙舌的人换了个边,游木真刚开了个口就被濑名泉手机突然响起的铃声截断,他做了个稍等的手势,接通了电话。

       对面有人说了几句什么,濑名泉的视线扫过游木真,对着电话那边开了口: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的消息,但是这件事情现在以及以后都不需要你们插手。”

       “他是我的龙。”

=========

最后废话一下 给还挺关注这篇文 这几天还来问我的几个小伙伴道个歉 感觉有点迷之烂尾了。 

想写这个设定的时候是有很多雄心壮志的 比如 在我眼中屠龙者和龙 在人类社会里 都是自我伪装的异类 所以彼此吸引(然而并没有写出来)还有 使命这种东西 一定不能信 所谓的正义,和善意和心灵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像也没写出来)

是一个草草收尾的冲动产物了。以后一定一鼓作气写完,不能拖。

唉。_(:з」∠)_

评论(8)
热度(30)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