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泉真】封闭

      “正义的伙伴做这种事……是不是不太好?”爽朗的少年很罕见地在语气里透露出一点犹疑。

      “你相信我,恋爱这种事……”羽风薰丝毫没有遮掩的打算,声音穿透了器材室的大门,随着落锁的响亮一声,渐行渐远。

      游木真的目光还没直射过来,濑名泉就慌忙举起了双手作投降状:“我不是,我没有。”

      他手里的篮球落在地上,砰砰地几声弹跳后骨碌骨碌滚向了器材室黑暗的角落里。

      面积不算小的器材室只有一个窄小,又造得颇高的方形小窗口,射进来些许天光,光柱里甚至看得见尘埃飞舞,无端惹得人鼻端发痒,想要打几个喷嚏才算痛快。

 

      游木真把手里的篮球扔进了球箱里,从旁边柜子里取出了几个软垫,随意地扔在了地上,他用手背抹了一下刚才体育课运动后流的汗,自暴自弃似的坐在了软垫上。

      “可疑。”

      濑名泉在光照不到的黑暗里浅浅地笑了,他噙着上扬的嘴角凑近了游木真,游木真往旁边让了让,到底是没有躲开,在垫子上空出了一个人的余裕。

      濑名泉坐在了他的旁边,年轻的身体带着明显的蓬勃的热气,那气息柔弱无骨地包裹住了游木真。

      “他们都知道的。”

      这话说得意味深长又昭然若揭,游木真看着前方地面上被光柱照射出的一块明亮,不安地推了一下因为流汗而总是不听话地滑到鼻尖的镜框。

      “所以你们就……”

      “真的不是我授意的,多半是在守泽的怂恿下,羽风那个家伙出的馊主意。”

      “是很多校园恋爱游戏里会出现的剧情呢。”游木真吐槽。

      濑名泉没有接话,扬手从他的那一侧置物架上拿了一个网球,他就坐着,把网球在地上弹了几下确认了一下弹力之后,手腕稍稍扭动使力,把网球往身侧的游木真面前弹过去。

      游木真在昏暗的光线里勉强用手接住了球,布料制作的球体,正好被他的手掌包裹着,毛糙的表面蹭得他手心发痒,他轻轻地又把球扔了回去,两个人就在着静谧里,默契又沉默地彼此传着球。

      没有任何人意料中的缱绻和暧昧。

      “……生活也能像恋爱游戏一样吗?”濑名泉在单调又规律的网球砸地声里率先开了口。

      “不能吧……”游木真回答。

      “如果按照剧情,我和游君,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互诉衷肠,接着就要在门被打开然后照进来的光芒里接吻了吧?”

      游木真的手一抖,没接住球,那个绿色的网球就毫不留情地弹走了,滚向了某个黑暗的角落,去找之前那个无辜的篮球,与它汇合。

      “泉前辈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因为……”手上已经习惯了刚才的动作,乍然停止竟然有些不适,濑名泉的手在空中虚虚地抓了几下,像是一个无用的挽留,“我幻想过,很多次和游君……能够拥有,惯常的校园恋爱。”

      游木真的脸在黑暗里慢慢地红了,突然明白网球存在的意义大概就是消磨空气里,黑暗里,尘埃里,缓慢滋生的暧昧。

      他的目光求助似的朝网球滚远的方向望过去,吞吞吐吐地开口:“哦……”

      “游君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躲着我了,我本来应该满足才对。”

      找回网球已经不太有指望了,游木真收回目光,看着前方。

      “但是,人果然是不能满足的……羽风说得对,恋爱这种事……喜欢这种事……”

      濑名泉揉了揉鼻子,好像真的被空气里的尘埃呛到了一般,含糊了声音,语气也陡然失落了下去,“就像,喷嚏一样……没办法掩盖的。”

      他猛烈地吸了吸鼻子,把喷嚏憋了回去,黑暗里游木真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大概已经猜到了他的表情,濑名泉的声音被他包裹在了自己的手掌里:“憋到眼角,鼻子,都红了。”

 

      “游君能不能——”

      “喂你们有进展了吗?!”濑名泉的声音被守泽千秋骤然打断,那个小方窗外陡然出现红色流星灿烂的笑脸,遮住了这个黑暗器材室的唯一光源,他摇摇晃晃地扒着高高的窗台,隐约还能听见某个后辈的“前辈好了吗,我快要撑不住了,好想死……”的抱怨。

      “有了!”

      濑名泉揉着鼻子,听到这句话猛然转过头看向了游木真。

      昏暗里他只能看见对方站了起来,光线给他挺拔的身体镀上了一圈浅浅的光晕。

      “那就太好啦,我去给你们开门!”那个傻笑的男孩低头对着谁说了一句,“放我下去吧。”

      “走吧,泉前辈,”游木真的声音有点紧张,但还是弯腰,剥下了濑名泉捂着鼻子的手,然后,紧紧地,认真地牵住了,“我们出去吧。”

==================

最近实习太累了 没有心情正儿八经写东西了…。

每天都很高峰翠。

评论(2)
热度(33)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