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下的炮炮

敬揖造化赠我这人间相逢




泉真同人已全部删除or隐藏。

【轰出】初恋日

Tips:

原著向

少许和原著有出入的无伤大雅的篡改。

===========

“明天,就在明天。”

轰焦冻坐起来,枕边的闹钟明晃晃地闪烁着时间与日期。

“把我的心情……全部都告诉他。”

 

01.

轰焦冻路过绿谷出久家门口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出门,知道他有早起晨跑的习惯,但是今天自己因为心里无法言说的使命感也起得过于早了一些,初夏的天亮得早,他看了一会儿绿谷家的大门,转身朝学校走过去。

“喵——”悠长的猫叫从角落里丝丝缕缕地淌出来,心绪翻滚的轰焦冻愣怔着止步,就看到一只身上有条纹的灰猫从巷子里跑了出来,像是不怕人,靠近轰焦冻的脚边就从善如流地讨好地叫起来,甚至抬起小爪子用尖锐的指甲勾了勾他的裤脚。

它转身往巷子里走,走上两步却又回头,盯着轰焦冻仍是叫唤,尾巴柔柔地在地面上扫过来又扫过去,轰焦冻心头发痒,跟着它往巷子里去。

巷子逼仄的尽头有一个不算大的纸箱,意外地,里面铺了质地看起来竟然还不错的毯子,旁边摆了一个宠物食盆。灰猫在纸箱里蜷缩起来,伸出一只爪子矜贵地推了推食盆。

成精了吧。轰焦冻失笑,向来对大部分人和事都漠不关心,但是心里一动的此刻却翻起了书包,拿出了本来打算中午喝的牛奶,小心地倒进了食盆。灰猫仰头看他,没有发出声音,然后低头伸出舌头舔牛奶。

轰焦冻把空了牛奶盒攥在手心里,不再看它,转身就走。

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从早上起床起就不断翻滚的心绪逐渐平静下来,那股燥热流窜经他的四肢百骸,心脏每一次跳动往血管里输送的都是期待和忐忑,这种感觉并不太舒服。学校就在不远处的前方,普通科和英雄科的学生制服相似,远远看所有人都变成了模糊的一个形状,但是此刻他们都与有荣焉地可爱起来,。

轰焦冻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因为那样美好的一个人,所有与自己无关的人与事,在晦暗的世界里,都有了颜色,都有了目光视线的着陆点。

明天,就全部告诉他。

 

02.

“轰君,早上好,丽日,早上好,饭田,早上好!”

绿谷出久果然来的比他迟,估计是跑来学校的,额头还覆盖着薄汗,在明亮的日色下亮晶晶的。他先是和相熟的好友打招呼,然后把书包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上,“小胜,早上好。”

“一点都不好!”书本倒扣在脸上的爆豪胜己把书拿下来,保持着仰头的姿势看绿谷出久的脸,“昨天我家老太婆问我有没有给你准备礼物!说,你想要什么!”

一脸凶巴巴完全不是要送礼物的样子,轰焦冻怀疑绿谷出久若是说出想要什么爆豪胜己说不定会把等值的钱扔在他的脸上让他自己去买,或者直接在手心炸出火光说送你去死好不好啊。绿谷出久的脸上写满了不行,连连摆手:“不用啦不用啦,小胜明天……稍微温柔一点就很好了。”

“你在说什么啊废久!”爆豪胜己嗤了一声恢复了正常坐姿,“不想要就拉倒。”

绿谷出久嘀嘀咕咕地坐下来掏出英语书,等会儿第一节课就是英语课,他嘴里的“小胜,礼物”之类的词很快就变成了英语单词。

轰焦冻收回视线,丽日和饭田在不远处关于“生日礼物”的对话间或零零碎碎地传进耳朵里,轰焦冻的心又一下子提了起来。

他把心思藏得很好,几乎无人窥得沉默寡言但是稳重可靠的轰焦冻对绿谷出久怀有怎样几近虔诚的感情,时间久了轰焦冻也不知道如何表达,早上好,一起吃饭吗,明天见,是每天的固定份额,偶尔会讨论学习难题或者英雄新闻,这个朋友的身份和丽日饭田几乎没有任何差别。轰焦冻蠢蠢欲动,却又败在绿谷出久每一次昂扬的笑容里。

他自信无俦,却又心慌到几近自卑。并肩同行都要隔出半拳距离,若是臂膊相贴他都怕善于观察的绿谷出久听到他过速的心跳。

感情快要溢出来了,那就小心地挪开一点,挪给路边绿得葱翠的树,挪给左手升腾出的火焰,挪给巷子里的猫,但不能挪得太多。轰焦冻看着他的后脑勺,质地柔软的头发乱糟糟的,发旋乖巧地在那里一动不动,盛满了轰焦冻的目光。

但是明天,就在明天。

丽日小声地说:“我送……的话小久会不喜欢吗?”

饭田:“好朋友送的东西,他一定会喜欢的!”

女孩子慌慌张张地捂他的嘴:“小声点啦!不要被小久听到!”

明天要把所有心情都送给他。

 

03.

轰焦冻醒过来的时候心如擂鼓,天色早就亮了,蝉已经试着开始叫出夏天嘹亮的第一嗓,他抬手准备取消掉还没到点所以还没响过的闹钟,看见日期的时候却愣住了。

7.14.

轰焦冻恍惚了几秒,然后爬起来有些无措地往院子里跑。

他有些慌乱地打开报箱,一眼就看到了报纸上的日期,7.14.

姐姐站在他的身后,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连拖鞋都没穿好,盯着报纸发愣:“怎么了,是有在意的新闻吗?”

“没有……”轰焦冻转身往房间里走,“我今天,不在家里吃早饭。抱歉,姐姐。”

轰冬美还没来得及帮他把准备好的早餐收在便当盒里,就看到弟弟埋头往外跑,“焦冻,你的——”还未说完,他就消失在视线里。

 

轰焦冻跑到巷口的时候往里看了一眼,纸箱,空食盆。

喵——

猫站在墙头,婉转地叫。

轰焦冻抬头盯着灰猫,灰猫投桃报李地盯着他,却不像昨天那样凑过来讨好,眼神矜贵得和昨天得了便宜以后如出一辙。

昨天——真的是是昨天吗——到底是哪一天,轰焦冻感觉太阳穴隐隐抽痛起来,像是做了个过于冗长的梦,或许是睡前做了那样重大的决心,所以做了那样的梦吗?

灰猫在墙头上直接趴了下来,轰焦冻没有理会它,只是在书包里翻出每天晚上睡前整理书包惯例放进去的牛奶,然后小心地倒在了食盆里。

他攥着空盒子起身,心沉沉地坠下去。

 

“小声点啦!不要被小久听到!”

轰焦冻黯然垂下眼帘,几乎已经笃定,自己的时间……出现了什么问题。

来到学校以后几乎是复刻了昨日的所有场景与对话,轰焦冻平静地遮掩内心的惊涛骇浪,梦境是不可能这么真实,或者说这么精准的,唯一的事实就是,自己的的确确在第二次经历“今天”——7月14日——绿谷出久生日的前一天,比起惊恐,轰焦冻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绝望。

轰焦冻自认并不是什么极具仪式感的人,唯一一次下定决心,却遇到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生活像是骤然被人按了暂停键,粗暴地打断,然后倒退了24小时。

被支配的感觉太糟糕了,绿谷出久就在不远的前方嘀嘀咕咕地背单词,带着点小小鼻音的低低软软的声音传过来,轰焦冻心绪难平,尽管旁人看不出来什么,但是——

像是幼时所有的痛苦和寂寞都只能自己咽,连妈妈都帮不了自己,如今,在世界已经变得温柔多了许多的如今,他发现自己仍然没有办法纾解。

英语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轰焦冻猛然站起来,椅子被后推在地上摩擦出尖锐的声音,引得全班都看了过来:“抱歉,我有些不舒服。”

轰焦冻转身就走,绿谷出久困惑的目光如芒在背,但他不敢回头,像是那个无法到来的明天,轰焦冻分明感受到,所有的勇气都消失了。

 

04.

“轰君果然在这边。”

绿谷出久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天台上正好起了一阵风,于是他的声音就被吹得摇摇晃晃不甚清晰。

但轰焦冻还是准确地捕捉到了他语气里无法遮掩的关心,“绿谷。”

他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干巴巴地喊了他的名字,大多数时候的确也是这样,如果自己再更加能言善辩一点——哪怕是像那个嘴里没几句好话的爆豪,至少能说点什么,让绿谷出久能好好地接下去——或许表白这种事情也不会变得这么困难,困难到连时间都要阻挠。

“轰君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心里不舒服吧?”

“……还好。”语焉不详,轰焦冻把目光稍稍放低一点,只是直视着他的红鞋子,然后那双红鞋子慢慢地靠近了。

“不管是哪里有问题,说出来才能让大家帮忙解决啊。”绿谷出久在他身边坐下,于是那双红鞋子和自己的鞋子并列在了一起。

“明天是绿谷的生日,期待吗?”轰焦冻突兀地转移话题,我可是,期待得要命啊。

绿谷没有在意他生硬地扭开话题,诚实地回答道:“期待啊,我都听到丽日和饭田说要送我礼物了。”

原来他听到了,也对,绿谷出久是个多么敏锐的人。

那么,他也察觉我的心情吗,像察觉到我刚才对老师那个拙劣的谎言一样。

“我本来也很期待。”轰焦冻胸口赌着一口气,委屈又憋闷,快要堵不住了。

“本来?”绿谷出久很自然地歪了歪头,这是个有些稚拙又天真的下意识动作,不常也不应该出现在一个高中男生的身上,但是他做起来偏偏自然,“好吧。”

他没有深究轰焦冻的言下之意,只是笑了笑,“其实比起明天,今天对我来说才更加具有纪念意义。”

轰焦冻的呼吸陡然加重:“今天?”

“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或许某一天大家都会知道,”绿谷出久坦然地说,“我就是在去年的今天,遇到了欧鲁迈特,然后,拥有了one for all.”

轰焦冻直直地盯着绿谷出久,看他像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抛出了多大的一个秘密一样继续语气平淡又怀念地说着:“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天吧,让我有机会成为真正的英雄,拥有实现梦想的可能的这一天。”

轰焦冻没有说话,天台的风渐渐小了,于是绿谷出久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明明是想来问问轰君的烦恼的,没想到自说自话起来了,”他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似的笑了起来,“其实我想说的就是,虽然不知道轰君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但是日子总是要往前走的,就像我在那一天之前,哪怕是无个性,哪怕连一个铅球都扔不出几米远,但还是自顾自地喊着口号往前冲,然后很多痛苦的回忆,就被我抛在身后了。”

“轰君你能明白吗?”绿谷出久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看到你烦恼的样子,我就完全没有办法置身事外,就像当我释放one for all的时候,无论有什么阻碍,铜墙也好,铁壁也好,挡在我面前的东西,我都想要击碎。”

“至于我的生日,”绿谷出久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耳尖微微发红,“轰君竟然能记得我的生日我就很惊喜了,刚才提到丽日他们的礼物,我也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

他摆摆满是伤痕的手,轰焦冻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手就想要握住它们,然后在半空中转了个弯,拍到了绿谷出久的肩膀上,“谢谢你,绿谷,我好多了。”

“好多了就好!”耳尖的红有蔓延的趋势,绿谷出久像一棵小葱一样猛然站起来,“那去上课吧!我刚刚和老师说有些担心轰君所以去保健室看看,第一次撒谎还有些紧张。”

他同手同脚地往楼梯走,轰焦冻在身后凝视着那双红鞋子凌凌乱乱的步伐。

 

05.

轰焦冻又一次坐起来,蝉在窗外聒噪地叫,他转头扫了一眼闹钟。

7.14.

懒得去翻报纸确认,他心情微妙地起床,和姐姐道早安,安静地吃早餐,然后在安德瓦走进饭厅的时候和他交换一个“离我远点”的叛逆眼神。

 

走近巷子的时候轰焦冻下意识就开始在书包里翻找,却在巷子口转身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意外的身影。

绿谷出久抱着膝盖蹲在纸箱旁边,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饶有兴味地逗猫。

那个面对轰焦冻矜贵得像小公主灰猫眼下正在伸着小爪子左蹦右跳地扑着绿谷出久手里的草,一时半会儿竟然分辨不出软软的猫和软软的绿谷出久谁更可爱。轰焦冻至少做了一分钟的心里建设才开口:“绿谷。”

“欸,轰君?”

绿谷抬起头,眼睛倏忽亮起来。

轰焦冻手里捏着一盒牛奶,手心莫名其妙地开始打滑。

不是什么恰到好处的场景,也不是什么恰到好处的时间,不知道今天是7月十几号,不知道地球转到了太阳的哪一处,总之阳光正好被巷子的墙头切割出了一个直线,绿谷出久蹲在光明与晦暗的交界处,抬头的时候肯定是因为瞳仁反射了阳光才会这么亮。

“绿谷……”轰焦冻深吸了一口气,“我有话对你说。”

 

06.

“生日快乐!”

脸红红的绿谷出久和脸红红的轰焦冻推开教室门的瞬间,无数彩带往他们脸上扑了过来,所有人都围着他们,连爆豪胜己都臭着脸被上鸣电气和切岛锐儿郎一左一右驾着站在人群里。

他们诧异地看着轰焦冻比绿谷先笑起来。

“没什么,抱歉,”脸红红的轰焦冻捂住了脸,在同学们惊喜的目光里握住了绿谷出久的手,“能和你们一起庆祝‘今天’真是太好了。”

End

评论(2)
热度(71)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