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泉真】失语症(上?)

努力不ooc

对剧情理解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妥请随意抽打我(……)

其实我是想开车的 所以强行找了个理由让他们同居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写了三千字还在走心…我觉得…车可能开不起来了…我本来想的是…不能说话的…失语症的泉…papapa的时候…分外带感…结果…好像写成了文艺的走心文…

(对“失语症”这个病一大堆私设基本都是胡扯)

最后…我爱泉真!

================

“愛し子よ いつまでも

亲爱的宝贝 无论何时

この胸に抱かれて眠りなさい

都请在我的怀抱中沉睡吧

稚い あなたのことを

天真的你啊

もう二度と逃がしたりはしない

决不容许你再次逃离”

 

     濑名泉突然感到喉咙发紧,黏着缠绵的女声萦绕耳畔,但他好像听见了那个熟悉又清脆明朗的男声,“好恶心”,“快点离开吧”,“请离我远点”还有“只要能再和大家一起站上舞台,我愿意舍弃一切!”

     你要舍弃什么,我吗?一直在意着游君的我吗?

     向来因为困倦所以看起来迟钝的朔间凛月却第一个敏锐地发现了队友情绪的不对,懒懒地抬手关掉了放音机。其他成员因为音乐的突然中断而抬起头望了过来。凛月左手托着腮:“小濑看起来有些心绪不宁哦,是这首曲子勾起了什么不快的回忆吗?”

   “是一首感情异常充沛的歌曲呢,”岚姿态放松地翻看着长桌上随意散开的leo的曲谱,“曲调温柔,但是歌词却让人听着心碎哦,总之我不喜欢这样的‘爱’。”认真的后辈朱樱司一张一张的把零乱的曲谱叠放起来,本以为会听到曲作者leo对词作者自作主张行为的抱怨,然而出乎意料的,leo埋头写写画画,声音却异常笃定:“这样的词作也未尝不可吧。我可以理解哟,这种把喜欢的人困在身边的妄想~我对这个曲子并不非常满意,既然词作者自作主张,那就当做是把它丢掉算了,我不想沉溺过去的事情,我还有更多瑰丽的星途大海要去征服~♪”身边的司突然攥紧了手中的曲谱。

       那边的七嘴八舌统统进了濑名泉的耳朵,而他却只听见了破碎的词句,“不喜欢这样的爱哦”,“不满意”,“丢掉”,“妄想”……不对,有哪里不对。濑名泉感觉自己沉进了大海,眼前只有一片波光颤动的深蓝色水面,听不清声音,因为霸道的海水灌进了耳道。濑名泉惯常地皱起了眉,张开了嘴,舌尖抵于齿背……可是咸涩的海水涌进了嘴里,说不了话……“没有这回事,我完全没有心绪不宁,别乱操心了。”或者直接抱怨“超~烦人啊。”都可以。他张开了嘴,却一言未发。连发声前轻微的送气也没有,嘴唇前方的空气毫无震动,濑名泉看起来像是欲言又止,然而他自己知道事实不是这样。

      濑名泉作出不想解释的不耐烦模样,起身离开了专属knights的隔音练习室。

      鸣上岚把手上的最后一张曲谱递给了朱樱司,看了一眼濑名泉的背影,突然浮现出前几天,DDD活动最后,trickstar爆冷门的胜利之后,濑名泉怅然若失的表情,又想着刚才那首缠绵灰暗的歌,他听到歌后未发一言沉默地离开,若有所思,泉真是个温柔的人啊,可是好像没有人需要呢。


     濑名泉推开保健室的门的时候,佐贺美阵正在对着一个便当盒发呆,嘴里嘟囔着:“转校生竟然会给我这种大叔送便当吗,不可思议啊不可思议——”看到濑名泉他立刻收起呆萌的困惑脸,露出惯常的懒散笑容:“濑名,怎么了?”

     濑名泉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听见了佐贺美说的每一个字,可是他竟然一时无法理解,转校生,大叔,便当,濑名,每个名词进入了他的脑海,回旋了许久才凝结成正确的意志。转校生,给佐贺美大叔,送了一盒便当。而佐贺美,在跟自己——也就是濑名——打招呼。意识到这一点的濑名泉竟然意外的冷静,他觉得一定是自己的语言理解能力出现了什么问题,他尝试了一下,确认自己张嘴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哪怕是单音也不可以,然后他走到桌边,拿起纸笔开始写字。

    “濑名同学,无法说话了?也无法立刻理解所听到的语句?”佐贺美的表情凝重起来,再次询问濑名泉。濑名泉过了一会儿,梳理了一下听到的两个问句,然后缓缓的点头。

 

      Trickstar专属训练室的门被敲响了,正在坐着休息的真绪站起来,一边解释着“应该是凛月,我答应他今晚一起回家的。”一边去开了门。门外是除了在舞台上其他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困的朔间凛月,还有一个出乎意料的人,濑名泉。

    “呜啊!裙带菜头又来了,你又要抓走阿木了吗,这次我不会允许你得逞的,trickstar好不容易才取得了胜利,不会再让你们轻易的拆散了!”明星发出了必胜宣言,濑名泉表情还是如往常一般冷淡,反常的没有接近游木真时候的兴奋,反而眼底有一丝困惑,正在努力理解明星嚷嚷的内容,烦躁堆积让他没有心情再去想别的。

    身负沟通重任的朔间凛月整个人颓丧的把头埋在了发小的肩膀上,抬起手指了指濑名泉,很怕麻烦地言简意赅了:“这个家伙,突然患上了失语症,总之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医生建议他寻找原因对症下药,说是原本健康的他多半不会是因为什么生理因素,而是心理原因更大一点,我觉得,小濑这家伙,最有可能的心理原因,就是你们组合的眼镜君了吧——所以把他带过来了。”

    “的确有心理原因吧,不然也不会做出监禁游木这种事吧。”冰鹰北斗对濑名做下的过分的事情仍然抱有不满,忍不住说出了带有点讽刺的话。

      游木真许久未见到见面以后没有露出兴奋表情外加说出奇怪的话的濑名泉,竟然也没有下意识想逃开,听完朔间凛月的陈述之后他心情复杂地用指尖挠了挠脸颊——不知道为什么,听见旁人说自己是濑名泉心里最大的问题,竟然还有点不可名状的喜悦和困惑掺杂着升腾起来了——然后他的手被握住了,是濑名泉。濑名泉用期待的表情望着他,“所以,眼镜君,暂时收留他吧,帮助他恢复语言能力。”

 


      游木真脚步沉重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地面,因为背对着夕阳,所以面前有影子——两个影子。

     面对朔间凛月的拜托,他本该拒绝的,虽然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可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当时没有立刻甩开濑名泉握上来的手,也可能是他的目光和濑名泉期待甚至还带着一点依赖的目光交汇了,也有可能是队友,老好人衣更真绪面对幼驯染失去了原则也被说服了反过来劝说自己,总之最后还是答应了,不过是暂时收留了泉前辈而已,而且失去了说话能力,理解能力也大幅下降的泉前辈好像没有之前监禁自己的时候那么强势尖锐,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游木真一边这样安慰着自己,一边就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安静的濑名泉并肩往家里走了。

     自己对泉前辈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呢。

     身边的人眼下本就无法说话了,理解能力也缺乏,游木更加没有心情去搭话了,只是心里还是情不自禁的想着濑名泉与自己的事情。

     因为从小做模特的时候就认识,所以姑且也算是故交,在偶像学院的重逢却并不愉快,对方对自己过分的执着与固执的偏见让自己对他心生反感,本可以相忘于江湖的故交,变成了追赶与逃离的关系,自己一心想逃避的过往,却被对方反复提起并且表示怀念,是谁都不会觉得这样的朋友值得继续交往下去吧。

       啊啊啊总之还是好后悔啊,脑子一热就答应下来,游木转头看着身边的濑名泉,果不其然,对方也看了过来,游木真面色一僵,开口道:“泉前辈…对自己的失语症的治愈,有什么头绪吗?”

       濑名泉思索了一会儿,理解了“前辈”一词对自己礼貌疏远后心里小小的生气了一下,然后却露出了笑容,这下是游木真最常能见到的那种笑容了,喜悦的,迷恋的,充满怀念的笑容。濑名泉没有张嘴,他抬起手,直接抚上了游木真的脸颊。

     “是你。”濑名泉在心里说,他说不出来,但是他心里在反复地回答着,是你,是你,是你。

      游木真脸颊感受到濑名泉的手的温度,感觉有点发烫,之前每次看到泉前辈基本都是远远的逃开了,真的这么亲密的接触,可能还是小时候。他后退一步,大概也明白濑名泉的意思了。他把脸扭开,继续盯着地上的两个影子。

     “总之,这段时间我会努力帮忙,听说你们knights过一个月会有演唱会的委托,所以泉前辈自己也要努力才行哦。”

      濑名泉想了一会儿游木真话的意思,缓缓的点了点头。

      佐贺美说,得了突发性失语症的患者多半会因为无法说话,无法理解而情绪崩溃,所以希望身边的朋友一定要密切关注患者的情绪并且适时给以安慰。而自己,好像不需要啊,有游君的存在就行了。游君真的是个善良的孩子啊,对自己,也是关心的吧,不然怎么会答应了这样强行的理由呢。

     为什么游君不能一直这么听话呢,如果按照自己的安排,他现在一定会更加耀眼的。

    濑名泉也盯着两个人的影子,步伐一致的两个影子,随着夕阳落山,越拉越长。


===========

片头的歌是《爱し子よ》演唱者ルルティア

很病娇很带感的一首 相当喜欢 也是灵感来源

下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既然要走心了就要认真写了…啊 抱头翻滚 我明明只是个满脑子黄()色()思想的泉真厨啊


评论(1)
热度(41)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