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下的炮炮

君与雅鹤一着白,山我对看两相厌

【泉真】失语症(下)一

还是…没写完…就真的挺想自己试着写个萌萌的泉真文的…

不知道为什么就写的拖拖沓沓还八百年没写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大概,就是我个人理解的泉真关系吧。虽然在我眼里他们已经结婚了(。)

总之就是觉得沟通真的太重要了,互相喜欢什么的完全不够。一定要好好的和喜欢的人说话,坦诚,热情,自持,缺一不可。【切身体会】

还有一个严重坚信的事情,哑巴(…)都是温柔的。

下一次一定能写完了…

谢谢每一位点了【喜欢】的小伙伴。亲亲=3=

(中)http://shenyuanxiadepaopao.lofter.com/post/1cbc6d1c_ebcaa93

====================================

     相安无事,气氛沉静但是能嗅到焦躁不安的味道。意料之中的沉默和僵硬,濑名泉没有进一步追问,当然,他也没办法追问,他在游木真耳边轻笑一声,转身离开了厨房。游木真感觉提起来的一颗心又沉了下去,但是轻松感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呼之欲出的不甘和酸钝感。他觉得有些不妙,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了,那个东西向上挣扎的力量让他无处逃避,喉咙发紧。

     水流声拉回了游木真的注意力,他拾起那个碗,心不在焉地冲洗着,耳朵却留心捕捉着濑名泉的动静。濑名泉坐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打开了游戏,紧接着传来了游戏激烈的打斗声。

     无法理解的东西只能强压下去,游木真加快了洗碗的速度,实话说,他也有点儿想玩游戏了。往常是自己一个人在家玩,通关的兴奋都只有满室寂静共享,偶尔能和别人一起玩也是相当期待的体验。

     濑名泉感觉到游木真坐到了自己旁边,两个人盘腿翘起的膝盖撞到了一起,撞得他心神一荡,这是他一直以来期待的场景。手上的动作停住了,本来就残血的角色迅速的被冲上来的怪物秒掉。

     游木真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直接拿起了另一个手柄,操纵调成了双人模式。因为濑名泉理解缓慢加上无法说话,语言反而变成了效率最底下的沟通方式,不如干脆直接动手。濑名泉享受于眼下的气氛。他没有读出游木真心里的焦躁踌躇,但他能感受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默契。他习惯于把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的抓在手心,却罕见的从暂时放手里体会到了全新的满足感。

     游戏开始了,游木真熟练地开始操作自己的角色,也用胳膊肘顶了一下濑名泉提醒他不要走神专心游戏,没有生疏,没有礼节,只像是两个普通的男高中生好友一起玩游戏的常见场景那样流畅自然。濑名泉集中注意力配合游木真进行着击杀,和游木真在偶像工作中偶尔的露怯失误不同,玩起游戏来的他锐气十足,表情是罕见的意气飞扬,这样的表情也…格外吸引人。濑名泉本不爱玩游戏,用余光看着游木真,觉得自己像是守护着宝藏的骑士——他这么美好,又如此难以抓住。

     是的,难以抓住。他像晨露,像夕晖,从未把自己千万次的挽留与表白放在心上。

     “泉前辈果然还是不说话的时候比较可爱。”游木真再次感慨了,在游戏激烈的打斗声中用如常的声音感慨。濑名泉捕捉到了,手指机械的操作着,他努力把这句话传递进脑海,半晌,他突然操纵着人物冲到前面帮游木真挡住周边几个出其不意跳出的小怪的AOE,看到游木真惊讶地手忙脚乱解决小怪,濑名泉觉得有些啼笑皆非了。

     ——眼下自己无法激烈地挽留与表白了,沉默地告别夕晖后却又迎来了朝露。

     喜忧参半。

 

     替濑名泉收拾好客房以后洗漱完毕的游木真浑身放松地躺在床上,准备玩会儿手机,不知怎么的,手指点点点就点开了搜索引擎,打下了“失语症”三个字。

     “失语(aphasia)是指在神志清楚,意识正常,发音和构音没有障碍的情况下,语言功能出现障碍……表现为,构音正常但表达障碍…听力正常但理解障碍…”突然的敲门声传来,游木真扬声道:“泉前辈进来吧,门没有锁。”半晌,濑名泉推门进来了。头发还是湿的,应该是刚洗完澡还没有擦干,质软的头发柔顺地贴着,让他看起来比往常更加温和了一些。濑名泉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递给了游木真。

     游木真不太适应被人照顾,心下软成一片,今天他看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泉前辈,那种熟悉的酸钝感又来了,他掩饰地喝了一口牛奶——很甜,但是他的心并没有熨帖,反而被浇灌地更加蓬勃,藤蔓剥茧抽丝地生长,柳絮无端飞起,潮水无理汹涌而来,如果不说点什么,可能下一秒就会被吞没。

     趁现在说吧,说吧,趁他不那么粗暴,趁他这么安静,语句笨拙支离也不要紧,反正他也不会察觉。

     游木真感觉自己像被灌满的波子汽水瓶,剔透的心横亘在喉头,膨胀的汽水想要涌出来却又被堵住。“泉前辈……”

     濑名泉的目光柔软的递过来,游木真再次感受到了这一两年来都未体验过的心悸与惶恐,“泉前辈发现了吗,我们也是可以和平相处的……”

     半晌,濑名泉点头。

   “如果泉前辈,愿意听我好好说话就好了,也许…我就不会逃跑了。”

游木真握紧了手里的玻璃杯,指尖用力以至于发白。

   “我…其实是很憧憬泉前辈的,从小时候就是,现在——也是。”

     濑名泉的眉毛扬起,他的眉毛是有些锐气的,像骑士的剑,此刻因为眼睛的睁大而上扬,带出一点欢悦。

   “但是,憧憬是不需要回应的,泉前辈,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濑名泉发现自己的游君没有按照心中的剧本顺理成章的走,心慌地微微前倾,游木真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一点,把手中的半杯牛奶放上了床头柜。

   “泉前辈曾经也想过让我加入Knights吧?甚至不惜动用了监禁这样的手段,也想要拆散我们Trickstar,可是,已经不是小时候了,做模特的时候我或许可以和你并肩,可是,现在完全不行了。”

     濑名泉发现自己背后发凉,不知道是出的冷汗,还是因为没擦干的头发滴下来的水浸湿了背。不是的,我,我是……

     濑名泉徒劳的张了张嘴,却未言一字,游君…一直以为我只是为了拆散Trickstar吗?

   “我眼下不是一个优秀的偶像,我只想和Trickstar的各位一起努力,想着如果试试看的话,也许就不用拘泥于过去的得失,变成了崭新的自己了。”

   “因此想要远离泉前辈——”

   “已经,不想和过去的游木真,有任何瓜葛了。”

   “请泉前辈成全。”


评论
热度(33)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