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下的炮炮

君与雅鹤一着白,山我对看两相厌

【泉真】失语症(下) 二

写完了 

实在是有点拖沓 废话还有点多 我对他们的心思太多了 所以想尽可能的写细致一点 结果造成了眼下这种尴尬的行文

虽然以前经常开小号写肉(喂)  但是写泉真 写正经同人文还是第一次。

写泉真这个本命会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写的也不太好

总之谢谢每一位点了【喜欢】的小伙伴。

【下(一)】一个英俊的链接

=================================

     游木真神态坦然,哪怕是隔着那个品味欠奉的眼镜,也能看见他清澈的绿色瞳孔里一览无余的决心和坚韧。

     濑名泉脑海里无端又响起了那段旋律——

“抗うことなく (不要反抗了 

さあすべてを预けて (来吧 把一切都交给我 

私だけがあなたを生かせるわ ( 只有我能让你生存下去 

あなたの羽根を千切り (把你的羽翼撕个粉碎 

弃ててしまいましょう ( 丢弃了吧

もうどこかへ飞び立てないように (但愿你再也飞不到任何地方 ”

     是了,自己的爱。

     濑名泉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无声的绝望笼罩着自己,比无数次看到逃开的游君的背影叠加起来的失望还要沉重的绝望。

     濑名泉自恃可以精准的控制自己的表情,可是眼下他匀不出心思来调动自己的目光与嘴角,他第一次有些畏惧直视游木真好看的眼睛,好像移开目光,就可以假装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听懂游木真的坦白,一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这番话用蓬勃的,摧枯拉朽的姿态伤害了濑名泉,他本该愤怒的,可是他只是惶恐地让目光在游木真平静的脸上逡巡,寻找着反转的蛛丝马迹。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室内一片沉寂,游木真没有说话,耐心地等待着濑名泉的回应。他不是没有看见濑名泉的表情变化,只是他知道,濑名泉是骄傲的,他不会允许自己失态,他那么聪明,他会懂的。


     即使上了高中以后,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变成了全校皆知的“追逐与逃避”,但是濑名泉明白,两个人的性格从小到大,本质上都没有太大的改变。游木真温和而笨拙,做事认真,从来不会有多余的要求和困惑,对待喜欢的泉哥哥会格外亲近一点,但是也从未做过任性的事情,总之是相当被动但是乖巧的性格。濑名泉从小却都是强势的性格,他对游木真的好感从来未曾掩盖,他将哥哥的角色扮演的淋漓尽致,唯一的苦恼大概也只是为什么游君为什么不能更依赖自己一点,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撒撒娇。“游君,更多的依赖哥哥一点啊?”好像自己不止一次这么的说过,彼时游君只是乖巧的坐在自己的身边,抬起头直视过来——那时候他还没有近视,眼睛亮得像绿色的宝石,柔软的视线可能只一眼就流进了濑名泉的心罅——“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濑名泉终于开始思考这一切开始的原因。他太怀念曾经了,童年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里无数次无声地上演,只要是有自己和游君的一帧帧都好像蒙上了一层暖色的滤镜,融化成了甜蜜的糖浆,高中的重逢像滚烫的热水激荡着裹挟着蜜糖向自己涌来,催生出的狂热让他平白无端地遗忘了离别的这些年,只想拥抱这个思念的身影——

     对了,这些年,游君到底经历了什么?濑名泉突然发现自己对与游君离别的这些年一无所知。他想起下午刚到游君家里时嗅得出寂寞味道的安静以及开了灯也驱散不了的隐晦的灰暗……

     游君想要与“过去的游木真”斩断联系,是因为,过去的游木真,有什么让他痛苦的回忆吗?

     那份回忆,包含自己的存在吗?


     不可以,不可以,无论如何也不能丢掉我们的过去,哪怕现在你想要远离我…濑名泉的呼吸急促起来。

   “你…想念过…我吗?” 


     室内的沉寂被打破了。

     是濑名泉低沉的声音,带着点探寻的口吻,腔调生涩清苦。游木真双眼倏忽睁大,突然感觉脸颊发热。他的坦然自持,很大一部分是两人相处中的无声带来的,他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畅,以至于终于说出了心中的话,其实这番话甚至带着孤注一掷的味道,只是因为两个人话语权的不平等,让游木真哪怕是在开口的时候,也只是觉得好像在闲聊一样镇定。他未曾意识到自己说的这番话的重量,轻飘飘地脱口而出了。

     自己…好像说了很过分的话。

     游木真突然无法平静了,他感觉主导权重新被面前的人夺走,这两年惯常体验到的不适又降临了。


    “分别的…这段日子里…游君…想念过吗…”

     濑名泉不明白自己笨拙的发音和吐字是因为那个听起来很荒唐的“失语症”还是因为内心的惶惑。


     游木真很想用沉默回答,但是他知道不行,他脸颊发烫,心脏酸涩,他觉得可能在刚才那番话之后,可能他们接下来只会顺理成章的寒暄告别,走向不同的舞台,再无交集。刚才的冷静全然失踪,濑名泉的每一个字都是拷问,和离歌的序言。

   “我说过了吧,泉前辈,一直是我憧憬的对象,过去是,现在也是。”


   “我的爱…让游君痛苦了吗…”

   “泉前辈不要说这么任性的话了,我只是想努力做个偶像,不想回到过去了,模特也好,哥哥弟弟什么的也好——”濑名泉捉住了游木真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濑名泉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居家服,胸口的滚烫让游木真止住了话头,他感觉到了对方笃定的心跳,一下,一下,游木真感觉这个节奏仿佛和自己的心跳产生了共鸣,振聋发聩。

   “游君…还是这么擅长转移话题。”

     抓到了手的东西,濑名泉是不会放手的。他是个聪明的人——游木真知道,他自己也知道——冷静下来之后他明白了自己果然还是需要夺回曾经的节奏,自己的游君,温柔到软弱,两个人之间如果相隔一百步,那自己必须走完九十九步,用力的抓紧他,让他勇敢的迈进自己的怀抱才行。

     岚说过“我不喜欢这样的爱哦”,leader说过“我不想沉溺过去的事情,我还有星途大海”,而自己,竟然还不如他们,竟然用了这么久才明白导致如今这让人不愉快的一切的症结,真是——超,烦人。

     濑名泉愉快地要笑出声了,他握紧了游木真的手。

   “我的爱,果然让游君痛苦了对吗?”

   “请不要说这么沉重的话——”如果不是手被握住,游木真现在恨不得用手扶住额头来补充自己的语气,他感觉一切都回到了熟稔的节奏,太不妙了。他甚至想用轻快的语气吐槽眼下发生的一切,比起刚才带有告别意味的酸涩,他现在心里涌上的更多是一种“又来了”的无力和僵硬。

     濑名泉的话语越来越流畅,“我想郑重的向游君道歉,关于曾经因为不了解而对游君带来的伤害,游君一定会接受的吧,那么告白呢,请求交往的告白,请求亲吻的告白?”

   “伤害的话…我没有在责怪泉前辈啦,泉前辈是热爱事业的人,我也一直很敬佩,至于告白——诶诶诶?交往亲吻是什么展开——”


   “果然是误会太多了吧,如果解开的话,游君或许就不会再逃开了。”

     观察着面前的人困惑的表情以及逐渐涨红的脸颊,连耳朵都变成了可爱的粉色,濑名泉终于感觉到了问题所在。钥匙在自己的手里,一直在。

   “我和游君的羁绊,来源于幼时一起做模特的经历吧,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成了游君的哥哥。”

   “在梦之咲重逢的时候,我欣喜若狂,我的可爱的弟弟,又来到了我身边。”

   “我迫切的想要和你回归曾经的亲密与依赖,我忘记了询问游君,分别的这些年,过得怎么样,经历了什么。”

   “我太狂热了,我拼命的用过去的羁绊来捆绑游君,让你困扰了,真是……十分的抱歉。”

     游木真愣住了,他今天第二次听见了濑名泉的道歉,滚烫的歉意让他战栗。

   “以后,再也不会束缚游君前进的脚步了。”

   “Trickstar的新曲我有听过,很动听,游君的声音最动人了。”

   “我对游君的感情,已经变质了。”游木真的手仍然被濑名泉捉住按在胸前,他不安地动了动手,想要抽出来,却被濑名泉更加用力地攥紧了。

   “现在,已经变成…恋人的喜欢了。”

   “如果游君认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那就让我们俩成为两个世界的维系。”

   “如果游君觉得无法和我并肩,那就更加努力的奔跑追上我……”

   “我会,在你的终点等你。”

   “一直等,一直等。”


     濑名泉凑近了因为震惊而一言不发的游木真,缓缓的靠近,就在游木真以为他会吻上来的时候,他露出了略带羞涩的笑容,这很不可思议,但是游木真能确定,这个骄傲的,不可一世的前辈,笑容纯情而甜蜜,令人心醉,轻笑喷出的热气扑在游木真的脸上,濑名泉用鼻尖蹭了蹭游木真的脸颊。

   “可以吗?”

   “泉…泉哥哥。”游木真笨拙地吞吐道,他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喊出了这个久违的称呼。

   “谢谢游君治好了我的失语症,那就——”

   “用一个吻做报答吧。”


评论(5)
热度(45)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