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下的炮炮

君与雅鹤一着白,山我对看两相厌

【泉真】剑之灵(中)

就是想看天然撩的小恶魔(不是)mako和口嫌体正直的正人君子泉嘛 多好啊

顺便,因为看游戏里mako小人是猫嘴所以擅自给了他一个猫舌设定 

可能在OOC的大路上走到黑了 不过我觉得等以后他们结婚了一定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吧【强行解释】

上 http://shenyuanxiadepaopao.lofter.com/post/1cbc6d1c_f3f2ca3

=================

   “你是妖怪吗?”濑名泉的心情意外地被那个明媚的眼神抚慰熨帖,他盘腿坐下来,却还是尽可能用听起来不耐烦也很不在意的语气问道。

   “妖怪…听起来感觉不太好听呢。我或许应该可以说是剑灵。”

   “喂,我就是妖怪啊?哪里不好听了!”

   “泉哥哥自然是不一样的,你是创造我的人——啊不,妖怪。”少年把手撑在身体两侧,五指自然地舒展开来,濑名泉感觉自己的腿可能被碰到了一下,骤然的灼热。濑名泉不安地往旁边又挪了几寸。

   “你这个孩子,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明明才来到这个世界没多久吧……”

   “我很聪明呢,泉哥哥从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妖怪,成长了很多年才变成现在这样的,成长的过程中,肯定跌跌撞撞做过很多笨拙的事情吧,可是我好像一出生,就知道很多事情了。”

   “你这个小鬼…真烦人啊!”濑名泉无端回忆起当初自己不甘心地被酒吞童子制伏却又无可奈何的心情,脸颊发烫。

 

   “觉得我烦人也没办法了,”少年原本放松地放在右侧的手抬起来,伸出两指,在走廊干净的地板上灵活俏皮地做出走路的样子,缓缓地爬到濑名泉身上,揪住了他的衣角,“你创造了我,所以要一直陪着我才行。”

   “什么啊……”濑名泉嘟囔着,但是却没有挥开这只手。

 

   “游木……真……游木……真……”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手里捧着个饭团的少年还是时不时念叨着濑名泉赋予他的名字。方才起身去准备晚饭的濑名泉嗤笑着回应他关于名字含义的疑问,“你不是很聪明吗,这个名字的含义,并不难懂啊。”有些倔劲的少年也不在追问,只是反复念叨着思索。

     这个名字干脆到掷地有声,念起来也很流畅,真——他已经很自然的觉得自己就是游木真了——觉得自己是喜欢这个不知道含义的名字的。

   “泉哥哥,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你姓濑名啊?”

     濑名泉感觉自己被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米饭噎住了,他匆忙灌了一杯茶下去才勉强回复了如常的面色:“妖怪是没有家人的,你不需要和我姓啊!”濑名泉脑海中浮现出一些莫名柔软的幻想,那是他曾经多次被酒吞带去浮华人间所见识到的繁华绮丽。

   “真……不,游君。”濑名泉坐直了身体,露出了严肃的神色。

   “为什么要叫我游君啊……好严肃,像老头子一样。”游木真翠绿色眼珠递出的明快视线在濑名泉身上逡巡了一圈,回到了手中的饭团上。他直接揭下裹在饭团表面的,烤得脆脆的紫菜,放进了嘴里,嚼出了咯吱咯吱的俏皮声响。

   “游君不要挑食,米饭也要好好吃掉。”濑名泉顿了顿,用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终于把话题带回了正题,“我在锻造你之前,没有想过,你会变成……这样有意识的形态。”面前的少年好像还没心没肺地苦恼地嚼着饭团,濑名泉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地组织措辞,“但是,既然你已经变成了这样……我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顾虑。”

     少年直视过来的目光坦率又纯真,他真的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像个严肃的老头子的濑名泉无力地往茶杯里添上热水:“你是自由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不是死物,作为有意识有感情的剑灵,从诞生的瞬间就不是我的所有物了。”

   “你是自由的,”濑名泉又重复了一遍,“无论你选择在这里和我过上被‘老头子’说教,吃不喜欢的食物……的生活,还是选择离开,去你感兴趣的地方,都可以。”

     濑名泉感觉耳畔又响起了锻造钢铁时候日夜不休的锤击声,单调到让人有仿佛它永远不会停止的错觉的低沉厚钝的声响,还有熔炉里火舌狂乱舞动卷动空气带来的灼热风浪,手臂抬起又落下,肌肉绷紧又放松,四肢百骸里游走窜动的热情与悸动,全部被他揉碎,灌注进眼前被烧的红红的铁块里,这片红像是残阳与热血,与濑名泉作为冷血动物的平稳呼吸相互呼应,寻觅相遇的契机……说完全舍得,其实是假的。

   “我虽然创造了你,但我……并不想束缚你。说要一直陪着我什么的,对你这个小孩子来说,太沉重了。”

     游木真费力地咽下嘴里的米饭:“泉哥哥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什么自以为是的话啊?”

     他随手端起濑名泉的茶杯,啜了一口,却被濑名泉新添的热水烫地吐了吐舌头:“啊好烫!我说,泉哥哥未免想得太多了。我从诞生的第一眼开始就只看到了你,我还有什么感兴趣的地方可以去啊——不过说回来,我倒是对泉哥哥的家乡有点在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外面的世界,可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啊。”

    “那是……”是我的茶杯……濑名泉看着面前少年可爱地吐出了艳红的舌尖,话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强行咽了下去。

   “还有,泉哥哥太自恋了!我说的是,你创造了我,所以要一直陪着我才行。你竟然说是我硬要陪着你吗?”游木真的嘴角翘出了恶作剧般的可爱弧度,放下茶杯,身体微微前倾,明明嘴唇刚刚才被烫得异常明艳,却依旧愉快地像是偷吃到了糖的孩子。

      这个坏孩子。濑名泉未发一言,窘迫又羞恼地双臂在胸前交叉抱起,端出了哥哥的架子。

    “所以啊……”

    “在我厌倦之前,泉哥哥都要一直陪着我。你一个人,啊不,一个妖怪过的也很无聊吧。”

     濑名泉回忆起了之前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除了短暂的与酒吞童子享受过的声色犬马,剩下的长夜与白日,皎洁明月,烈烈骄阳,静谧竹林,狂风暴雨,一个木屋,旷日的金属敲打声,或者再往前追溯,一方泉眼,一片丛林。

     的的确确,是孤身一人的。

    “泉哥哥,明天我想吃更多烤的脆脆的紫菜,米饭如果更软一点就好了……舌头到现在还被烫的有些痛……”

      面前的少年表情倒是有点严肃,语气却是在不折不扣地撒娇着。

   “你还是走好了,快点!”

     濑名泉看到他搁在桌上的右手,又俏皮地走过来了。


评论
热度(24)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