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会 只会喜欢你

【泉真】剑之灵(下)

最后一个场景太浪漫啦我自己都被感动了!(脸皮厚度up)

蛇性本那啥不开车简直不行 正文写完了绝对要写个番外!摩拳擦掌

(好像忘记了一开始说的毛毛要出场…)

谢谢每一个点了【喜欢】的小伙伴。

【中】http://shenyuanxiadepaopao.lofter.com/post/1cbc6d1c_f5b00ed

二次补充:woc刚才突然想起来以前看过一篇原耽有“你是我的故乡”这个说法。可能是因为心情太相似了所以写了…刚才发出去了之后,自己检查错别字的时候才突然醒悟过来。并非刻意 情之所至 如果有不妥请千万指出。

=================================

      时日渐长,蝉鸣不休,阳光毒辣到能把人的灵魂都蒸出窍,虽然林中的这两位,应该都算不上人类。阳光经过竹林的过滤,其实已经温柔许多了,濑名泉作为嗜凉的蛇基本已经不愿意出门了,游木真好些,他极其偏爱待在走廊上,或躺或坐,有时候听着蝉鸣都能在走廊上消磨一天。

     眼下已经是临近傍晚了,阳光收敛了些许,热度还是在的,游木真昏昏欲睡地靠着走廊上的木柱,旁边放着一盘切好的西瓜,被井水湃过的西瓜相当爽口,这是濑名泉的主意,整个夏季他基本都是恹恹的,仅剩的一点清明大概都是用来思考怎么做能更凉爽一点。

   “泉哥哥,西瓜,来吃吧。”

      游木真随手拿起一块,不讲究地咬了一口,有丰沛的汁水从嘴角流下来,滴到了衣服上,衣服依旧是濑名泉的白色浴衣,布料讲究,穿起来非常的舒服,基本已经被游木真霸占了。

      濑名泉走出房间,就看到游木真随意地坐在走廊边上,衣角并不乖顺的披散开来,露出膝盖以上的一截大腿,有西瓜汁在布料上泅开,晕染出一种清甜的色调。濑名泉感觉口干舌燥,三两步走上前坐下,也拿了一块西瓜。

   “我在想……”游木真语气有点期盼,“泉哥哥的故乡,是什么样子的。”

      濑名泉瞥到他的脸上沾了一粒瓜籽,他却没有点明,只是余光在意了起来。

   “泉哥哥的故乡,是在泉水边上吧。”

   “游君说的没错,是怎么知道的呢?”话虽这么说,濑名泉的语气里却没有惊讶。

   “是我感觉到的,有时候,睡梦里的时候,或者发呆的时候,会觉得我的血液——泉哥哥不要笑,我肯定是有血液的,在汩汩地流动着的!”游木真急于证明自己是个生灵,他觉得这很重要,是生灵,就有什么不一样了,“我的血液里,有泉哥哥的气息,有点凉,但是很温柔,很凛冽,但是却没有恶意。”他的手轻轻地搭在了左胸,指尖还残留着一点西瓜的残汁,濑名泉凝视着他的指尖,莫名想着,他的指尖应该会很甜。

     濑名泉被自己接二连三的奇怪念头惊了一下,调动意识回笼:“所以…这和泉水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泉哥哥给自己取的名字是泉啊。”

      游木真突然把手放下了,突兀而干脆地说。

   “哈?”突然的结论和前面的一番言论毫无关系,虽然的确也说中了答案。濑名泉有点啼笑皆非,抬手去摘下粘在游木真脸上的瓜籽。游木真被惊了一下,也没有躲开,视线欲盖弥彰地移开,脸颊微微泛红。濑名泉晃了晃手里的瓜籽示意自己刚才行为的动机,随手把瓜籽扔到了院子里。

      指尖可能还残留着游木真脸颊的温度,还有柔软的触感,濑名泉不着痕迹地搓捻了一下手指,意犹未尽。

   “……瓜…瓜籽扔进土里,明年夏天会长出西瓜吗?”

   “游君真可爱啊…种植可不是这么简单啊?”

 

    “想去泉哥哥的故乡看看。”

     暮色四合的时候游木真这么说了。

   “好啊。”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濑名泉不太想念那个地方,这么说也许对那方泉眼不太公平,濑名泉一直以来没有什么眷念的东西,待在哪儿都是一样的,日子也没有什么乐趣,不要忍受炎热就可以了。

     濑名泉一边随口答应着一边起身往屋内走,他还是觉得室外有点热,尤其是待在游木真身边的时候,这家伙,明明该是把冰冷冷的剑,怎么变成小太阳一样的游君了啊。

     推门的时候,他稍稍使了点力,脚步停顿,脑海里的念头明明是在抱怨游木真的,可是无论是心情还是语气,都是松快舒畅的,比空气和泉水还要通透的,愉快。

 

   “还有多久能到啊…好累。”

     刚出门时候的兴奋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游木真恹恹地跟在濑名泉的身边。

   “当初,我去取泉水来制作……”濑名泉觉得怎么说都有点不对,旁边的人和自己肩并肩,触碰的手臂传递过来的真实的热度让他不太自在,“制作游君的时候,光是来回大概就用了四五天的样子。”

   “淬火的时候吗?”游木真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好奇地询问对方“制作”自己的过程,“是淬火的时候使用了泉哥哥出生之地的泉水?

   “嗯。之前失败很多次,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锻造出来的剑不是光泽暗淡就是不够坚硬。后来我想到了出生之地的泉水,那里人迹罕至,想必水质会很好。”

   “这样啊……”游木真若有所思,脸颊微红——或许是走的有些累了吧?然而濑名泉体贴地询问是否需要休息的时候,却得到了否定的回答,说是想要早些到达。

 

   “游君,醒醒,我们到了。”

     濑名泉偏过头轻轻地唤在他背上已经睡着的少年,少年的头搭在他的肩膀上,气息有节奏地喷在他的脖颈上。

     游木真清醒的很快,他从濑名泉的背上下来,直愣愣地望着前方。

     那是一汪不太大的小潭,山壁上不知名的植物横生,扭曲又妖娆地缠绕着山壁,有水声,但是植物太过浓密难以分辨水的来源。眼下是下午,不太晚,但是或许是因为丛林的茂密,让这里显得颇有些冷清。

   “说要快点赶路早点到达,结果却是让我背着走完了剩下的路程了啊?竟然还睡着了,游君知道吗,睡着的人会比平时沉重很多噢。”

     濑名泉也走过来了,抱怨着,只是语气里却没怨气,反而还有点甘之如饴的雀跃。

     游木真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样,只是愣愣地望着这汪泉水,迈开脚步,缓缓地踏着无章法分布着的乱石走进了水中。

   “游君!”濑名泉不安地唤了一声,少年的背影看起来像是要融进这汪清泉里一样清淡。

     他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好像游君就要离开自己了,濑名泉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悸害得乱了呼吸,他匆匆往前几步,抓住了游木真的胳膊。

     游木真的目光终于被拉了回来,他翠绿的眼眸中的迷茫是濑名泉从来没有见过的。

   “游君……怎么了?”濑名泉手上的力量却没有放松,对方已经踏入了水里,所以比自己矮上了很多,左手臂被自己拉着被动地抬高着。

   “我…我不知道。”游木真是真的不知道,他被一种扑面而来的本能驱使着往前走,这泉水有一种让他血液沸腾的吸引力,那瞬间他只想往前走,走进那泉水里,和泉水融为一体,跟着流淌也好,随之沉寂也好,总之要变成一汪泉,一抔水,最好要一起沸腾,痛快地沸腾。

     他的脸颊上泛起了不自然的红,水面停留在了他的腿根处,白色的衣料跟着水浮起,微微地在水面上摇晃着,是活水才会有的那种律动,沉稳又不安的节奏。

     不能让他走,不可以,游君是泉的,是…我的。

     濑名泉手上的力量又加重了:“游君不可以再往前走了。”

   “嗯?”少年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古怪,他看到濑名泉衣衫下摆的尘埃,是跋涉时无奈沾染的,泉哥哥一路把自己背过来,而自己看到这泉水的一瞬间就忘记了一切,好像要抛弃他一样,简直是过分了。

   “我是泉,但是泉不是我。”濑名泉依旧是心慌,但是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留住游君,他没有哪一刻突然憎恶起了自己的出生之地。吐息之间是清新到冷冽的潮湿空气,这汪泉是真的太美好了,但是,他要夺走自己的游君。

   “游君的血液里,是我的气息吧。”

   “……”

   “是我的气息,也是这汪泉水的气息,所以,游君被吸引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你诞生于这泉水之中。”

   “但是我后来离开了这里,沾染了俗世的气息,酒的气息,竹叶的气息,钢铁烈火的气息,西瓜的气息,尘土的气息。”而我的游君,一尘不染。他的双眼翠绿如竹叶,金发灿烂如阳光,笑容甜得像井水湃过的西瓜,说话轻巧得像脆脆的紫菜,他生于烈火炙烤,千锤百炼,最终淬于清泉,便仍旧纯粹干净得像空气。

   “对于游君来说,我一定不如这汪泉水一样美好。”但是,但是……

   “我从来没有眷恋过什么地方,人间也好,这里也好,竹林里的木屋也好,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但是游君诞生以后,我好像就有故乡了。”

      游木真意识到濑名泉从来没说过这里是他的故乡,只是一直轻描淡写地说是“出生之地”。

   “我现在,眷恋着游君。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游君,做我的故乡…不要,离开我。”我后悔了,我耿耿于怀自己当初的发言,什么自由,我不想给你。一把冰冷冷的剑也好,一个活泼到调皮的少年也好,都希望你留在我身边。

     游木真感觉血液又沸腾了起来。水面平静无波,但是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眼前的男人低着头,微微地俯下身子,注视着站在水里所以矮了下去的自己,从对方清澈得像水一样的蓝色的眸子里看到了满脸无措却又透露着欣喜的自己。就是这个人,从有了意识的第一眼开始,看到的就是他。彼时对方正在沉睡,四肢蜷缩,警戒又冷漠的模样,手指上有被火灼伤的伤痕,眉头不是非常舒展。

     后来……过了多久呢,我们一起过了多久呢。可能是第二天,也可能是用人类寿命计算的第二辈子,两个人都可以并肩坐在走廊上吃西瓜了,对方四肢舒展放松,还会把手伸过来摘自己脸上不慎粘上的西瓜籽,指尖滚烫,烫得自己的脸都红了。

     他说…他说自己,是他的故乡。

     游木真挣脱了濑名泉一直抓着自己手臂的那只手,意外的,这次没用多大力。

     濑名泉双眼倏忽睁大,不可置信和惊痛还没来得及从心里传递到眼神,脖子就被游木真搂住了。

     游木真踮了脚,甚至还轻轻地跃起了一点,平静无波的清泉被他的动作带起了不安分的波浪,徐徐荡漾开去。濑名泉一个踉跄,半跪在了他的游君面前。他听见游君说:

    “好啊,我大概就是……为你而生的吧。”


评论(2)
热度(22)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