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下的炮炮

君与雅鹤一着白,山我对看两相厌

【泉真】Love Hunter(上)

不会起名,正好随机到这首歌就起这个名字了(…)

灵感来源是手游《少女前线》。枪支的设定稍微查了一下资料,每支枪都很有魅力,也很有故事,有一种厚重感(然而我写不出来。)

有少量门岚元素?

昨天看了个MMD 模特组真是太好了 他们帅得我能吹一辈子。

========================

      濑名泉冲动又蓄谋已久地把游木真堵在墙角的时候也没有意料到这个点儿门指挥官会在别墅里——按照常理,这个把生活过得有板有眼精准到仿佛一个机器人一样的死板男人现在应该已经睡了,况且他也不常来这里,他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就算找他们有事,他也最多会言简意赅地通过比起会面或许还更安全一些的组织内部的通讯器传达命令。

      濑名泉皱了皱眉,无暇思考这家伙到底来这里做什么,他注意到了门指挥官面色阴沉,很明显是心情很差,这个时候还是别触他的霉头比较好。门章臣语气烦躁,语速比平时还要快:“柯尔特,你在做什么?”你四个眼睛不会看吗我正在做关乎我一生幸福的大事啊你这个不会读空气的性冷淡!濑名泉内心吐槽着缓缓收回撑在墙上的手,开口时语气总归是冷淡而恭敬的:“我很抱歉,指挥官,我和他产生了一些私人矛盾。”

     “不要私斗应该是你从小就该学会的【规则】吧?”门章臣推了推并没有下移的眼镜,这只是他习惯性的动作,他心里有些慌乱,他总觉得耳畔还回响着蝎俏皮的笑声,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怪异的悸动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这种未曾体验过的不安稳的情绪让他现在急需要找点什么人说教一下来寻回自己的节奏。

        一旁的游木真一直没有说话,他几乎把身体的重心全部转移到了后背依靠在了墙上,感到有些脱力——并不是生理层面的脱力,自从上次任务完成以后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出任务了,他现在身体状态饱满抖擞,像上了膛的枪,随时可以射出致命一击——这种脱力是来自内心的,经历了上次漫长得像梦一样的任务过后,他就不知道怎么面对泉前辈了。他面色平静,内心却是暗潮汹涌。

        濑名泉没有顶嘴,只是微微低下了头,依旧恭敬地回答:“是我的错。是我单方面向瓦尔特发起了挑衅,他并未回应,指挥官请惩罚我一人就好。”他的脖颈修长,此刻微微弯曲的弧度也优雅紧绷,濑名泉是个无论是外形还是身体素质都十分优秀的战术人形。门依旧是严肃到带着些怒火的表情,可是他眼底的欣赏暴露了他对濑名泉态度的满意。“惩罚倒不至于,”他本身也只是为了找点由头挫挫他们的锐气,门忍不住又想到了令人头痛的蝎,此刻也没了心情继续说教,他扫了一眼靠着墙几乎隐匿在墙角的黑暗里的游木真,补充了一句,“安分点,和瓦尔特学学。”

      “是。”濑名泉站的笔直。

        门章臣挥了挥手,匆匆的下楼,离开了这栋华丽却又空旷到显得有些阴森的别墅。

        全自动的铁门缓缓合上,门章臣坐在车里,凝视着这栋别墅,花园里种了不少樱花树,此刻正是花季,满树樱花开得风姿绰约,树下还有精致又华丽的秋千,不知情的人或许会认为这栋昂贵的别墅里住着生活幸福富足的一家人。他叹了口气,刻意忽视心中的不安。锋芒锐利的眉眼又恢复如常,吩咐司机开车。

 

       这是一个黑暗又热血的时代。

       第三次世界大战落下帷幕,战争惨烈又旷日持久,蓝色的天空染上血色,空气里是无论如何也过滤不掉的血腥气,战歌和死亡的悲歌同时奏响,响彻天际,战后的回复也经历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日子,但是无论多久,安稳总会到来,各个势力体们都在养精蓄锐,虚与委蛇地携起手在自己的势力地域范围内各自发展着,隐藏着真实的实力,同时又在各种不经意的时刻透露着自己的深不可测,勾心斗角。利益与友谊的交换是各位上位者毕生研究与施展的艺术。他们在不用流血的战场厮杀。

       此刻,他们醒悟流血的斗争是愚蠢而低等的,他们只需要用美妙的权术来进行斗争,而血液,只是他们战场中的点缀。

       他们需要一些筹码和工具,此刻,战术人形应运而生。

       热兵器时代,枪是最迷人的武器,经过惨烈的战争,人类的数量已经下降到了令人恐慌的数量,他们发明了战术人形来作为武器和战争的资本。

       战术人形看上去与人类无异,他们有思考能力,会交流,会受伤会死亡,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生于冰冷的培养液,而不是温暖的人类子宫。他们的出生就是为了与源源不断被发明的新型枪支所配,每一个人形都有独属于他的枪,他的死亡就伴随着该种枪支的报废,从此人间再无这样一个“人”的痕迹。没有亲人会为他悼念,没有人会思念他,尸体在未来腐烂殆尽的那一天,便是一个人形存在的痕迹永远消失在宇宙里的那一天。

 

       濑名泉待门章程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的那一刻才转过身看着游木真。

       游木真把目光移开,盯着走廊地上铺着的花纹繁复精美的地毯。“游君……”濑名泉努力把语气弄得柔软些,他用温和的口吻试图把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你在躲着我,自从从梦之咲学园回来以后。”他的语气是笃定的。

       游木真依旧没有看他,他不再依靠着墙壁,活动了下腿脚站直了身体:“是泉前辈的错觉吧,我……并没有刻意躲着泉前辈。”

     “这个房子这么大,”他笨拙地用双手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而且我除了日常的训练,也不爱出门,吃饭的时间也不太固定——我最近有几款迷恋的游戏,所以……”

       他说不下去了,他一向是有些笨口拙舌的,并且非常不擅长遮掩撒谎。他感觉自己哪怕是在光线不怎么好的黑暗的角落里,也被濑名泉锐利的目光看的无所遁形。

 

   “游君,”濑名泉享受这个称呼的发音从舌尖迸出来的质感,其实离开了梦之咲以后,他们本不再需要继续用这些名字称呼彼此了,“我以为这段时间,你已经想清楚了,关于——”

        游木真有上前捂住濑名泉的嘴的冲动,他感觉自己像鸵鸟,如果可以逃避就永远不会直面问题。他除了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别的任何时候都优柔到懦弱,逃避是可耻的,他明白,但是非常有用。

        濑名泉站在走廊的中央,光线充足,照得他分外的英俊挺拔,他专注地凝视着自己,“关于,你对我的感情……和给我的回复。”

       说完这句话,他意犹未尽地用目光代替双手抚摸了一下游木真线条美好的脸颊,留下了一个宽容又暧昧的笑容,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游木真随后也迈着沉重的步伐回了房间。他猛然扑到了床上,整个人都陷入了柔软的被子里。

        他也不想和仰慕的前辈陷入如此尴尬的处境,但是他没想到那段和人类共处的漫长日子让他们的关系发生了这么奇妙的化学反应。

        是人类的错,一定是。这么嘟囔着抱怨着的游木真,似梦似醒地昏昏沉沉的想着。

 

      他在执行梦之咲学园的任务之前,是不叫游木真的。

      他是瓦尔特,门指挥官最自豪的狙击步枪wa2000的专属战术人形。Wa2000设计的精妙绝伦,拥有十分高的射击精度。而他,虽然戴着看起来土气的眼睛,平时扔在人堆里也不显眼,但却是整个ES地区最优秀的狙击手。门指挥官的那个看起来不正经的朋友,佐贺美指挥官甚至曾经夸奖过瓦尔特,说他“甚至可以在指挥官大楼隔壁的楼顶在不伤及对方分毫皮肉的情况下射落门章臣的眼镜,让他这个装腔作势的指挥官成为一个睁眼瞎”。

       三年前,他和自己最默契的伙伴,擅长使用左轮枪的柯尔特以及擅长使用冲锋枪的蝎一起接下了一个重要的任务。

       去一个叫梦之咲学园的军事学校,伪装成学生,保护朱樱家的继承人,直到他安全毕业。说来可笑,这个声名显赫的军事学校,是孕育无数阴谋家的温床,却有着这么一个温情而浪漫的名字。朱樱家的继承人,看起来懵懂而纯良,在这三年里一直对他们三人礼数有加,然而哪怕是迟钝如游木真,也知道他的心并如他的外表那样单纯。

       游木真,濑名泉,鸣上岚。是他们在这个学校里使用的化名,也不知道门章臣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真的像三个普通的学生一样入学了。

        三年的校园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天堂。虽说朱樱家的继承人身份尊贵到危险,但是毕竟是校园,就算有人想要对他图谋不轨也是要费一番力气的。雇佣他们三人也只是为了双重保险而已,这三年他们真正经历的险情用一个手就能数出来,而这为数不多的一些险情也被三人轻松化解,他们可以说是真正地像人类一样过了三年校园生活。

       校园生活,无非是上课与人际交往。他们接触到了很多曾经的乏味人生里从未经历过的事件,如果不是朱樱司毕业的那一天,他们三个人的通讯器同时响起了门章臣宣布任务成功,速回交接的指令,可能他们会一直沉浸在这场现世的幻梦里不愿醒来。

        友情,爱情,亲情。他们在这场现世的梦里唤醒了编写在他们内心深处的情感。虽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不同,双手依旧灵巧,双眼依旧锐利,四肢依旧矫健充满力量。他们回到了他们阔别了三年的别墅——这么说或许不准确,他们每天放学后都会回来,但是任务结束后的回来是不一样的,他们再也不需要定早起的闹钟,然后兵分三路地从不同的路径去学校了。他们只需要在这栋房子里继续平淡乏味地生活着,等待着下一个任务的到来。

 

       濑名泉在毕业典礼的那一天,在校园的樱花树下,对游木真告白了。

      礼堂里的管弦乐团还在演奏着骊歌,朱樱司正在不远处和一群世家子弟微笑着交谈着,鸣上岚在和一个关系很好的叫影片的小家伙合影,两个人哭哭笑笑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游木真脸颊染上了樱花的颜色,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前辈——虽然他们在学校是同辈,但是其实濑名泉比他要早诞生不少,游木真对他一直是尊敬仰慕有加。

    “游君,”面前的男人穿着整齐,是毕业生统一的正装。剪裁考究用料昂贵的修身西装,英气逼人的前辈用比身后的樱花还要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我喜欢着游君。”

       游木真感觉自己灵活的头脑此刻变成了一团浆糊。耳边的管弦乐声也渐渐远去,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和人类一样毫无差别的,心跳声。

 

     “滴滴滴——”

      床头的通讯器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响声,游木真被猛然惊醒,慌忙地按下了接通键。

      面前凭空显出一个显示屏,门章臣严肃到让人情不自禁就立正的脸出现在屏幕里,不知道是不是信号不太好,此刻他的声音传过来有些失真:“柯尔特,瓦尔特,蝎,你们有新的任务了。一个小时之内到达指挥部。”

       通讯屏幕消失了,游木真捡起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的眼镜戴上,抓了抓头发,把放在床头的狙击枪背在背上,打开了房门。

      濑名泉和鸣上岚的房门相继打开了,现在是凌晨,他们俩应该也同样都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的,濑名泉的表情还算如常,而鸣上岚好看的脸上却带着异常愤怒的表情:“门他知不知道,睡眠对于皮肤保养是十分重要的啊,什么任务不能明天再说吗?”

      游木真露出了无奈又安抚的笑容。濑名泉看着他的笑容也松快地笑了。

      鸣上岚走过来,理了理游木真睡乱了的衣领:“小真你是没有换衣服就直接睡觉了吗,你也太不讲究了吧。”

      在鸣上岚提起的话头下,他们三个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去车库随便挑了一辆不起眼的车,缓缓地向指挥部开过去。

      夜色深沉,他们的语气表情都还算轻松,但是,其实他们都清楚,在深夜下达的命令,总归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樱花开得异常嚣张,花瓣落得像一场酣畅淋漓的雨。华丽的别墅,空无一人。

=========

诚如所见,我很不会写一些比较宏大或者比较酷的东西,浪费了这个很好的设定我怀疑我可能还是只会写一个黏糊糊谈恋爱的故事 叹气

评论(9)
热度(23)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