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下的炮炮

君与雅鹤一着白,山我对看两相厌

【泉真】痘

打了一个晚上LOL 去洗脸看到长了一颗痘 气得要哭了

就写了个短小的(其实也不怎么萌的)萌文 这次终于不是黄()文了 很自豪。

=========================

       濑名泉在某个寻常的早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长了颗痘。

       彼时他头脑不甚清醒,靠着经年积累起来的意志力和生物钟起了床,眯缝着双眼对着镜子刷牙。

       然后他看见了这颗痘。不偏不倚,长在人中的最中央,可笑的红色凸起,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的显眼。濑名泉的睡意瞬间被驱赶,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镜子。

       他不懂,自己一日三餐精心搭配,作息时间健康到严苛,如此完美的生活习惯的自己,为什么会长痘。

       他恶狠狠地吐掉了嘴里的白沫,因为愤怒所以挤多了的牙膏辣得他口唇发麻。连洗脸都洗的比平时要更麻烦一些了,痘碰到昂贵的保养品会有些刺痛,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绕开人中部位。掬完最后一捧水洗干净脸之后他凝重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痘过于显眼了,还处在那么正中央的位置,整个脸被弄得有些喜感。他抱着头,痛苦地想,如果他就这样走进组合训练室,那个不着四六的leader一定会像发现了宇宙人一样大喊:“你们看!走进来一颗痘,痘的后面跟着一个濑名!”

       然而不去上学是不行的,最近的训练任务十分繁重,对自己要求严苛的濑名泉不能允许自己做出这么不专业的意气用事的事情。

       于是,心情烦闷地随便吃了点早餐,濑名泉就带着口罩出门了。

 

       游木真今天上课很心不在焉。连迟钝的明星昴流都注意到了,他注意到游木真今天上课反复地焦虑地转着笔,转不了几圈却又掉下来,他偶尔会抬头看着窗外,对面是三年级的教室,一脸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下课的时候明星昴流询问:“阿木你为什么看起来心情很不好的样子?今天转校生给了我两枚硬币哦,如果你真的心情很差的话,我或许可以送给你一枚——”

       “我没有心情不好呀明星君,”游木真一脸被戳穿的窘迫微笑,他停顿了一会儿,还是犹豫着开口了,“不过我倒是有一件事想问,一直很关照你,管着你的冰鹰君,如果有一天突然不理你了,甚至看到你转身就跑……你会觉得是什么原因呢?”

       明星颇为认真的思考了几秒,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如果小北不理我甚至还跑掉,我就会跑过去用力的把他抱住,不让他再跑了!”

       游木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场景,露出了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情,完全没注意到明星昴流明显是答非所问,对方拍了拍他的肩膀,小鸟一样跳跃着去找冰鹰北斗了,游木真自己一个人憋闷地托着腮发呆。

       起因是今早,游木真在学校门口遇到了濑名泉。两个人的家在校门口的两个不同的方向,这次很不巧,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了学校门口,面对面。

       如今已经是初夏,空气里已经有了不可忽视的燥热气息,濑名泉很古怪地戴着口罩,看到游木真的瞬间眼睛一亮,游木真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抓紧了书包带就想要跑,可是,对方既没有掏出相机,也没有用百转千回的腻味音调呼唤“游君”然后跑过来,他只是像受了惊吓一样,抬手摸了一下脸上的口罩,然后转过身迅速地走开了,脚步甚至有些迫切,好像在躲着游木真一样。

       游木真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微妙而尴尬。自己已经起了个要狂奔的势,他讪讪地松弛下来,感觉脑海中的问号已经从校门口排到了2A教室,他每走一步,就是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游木真突然觉得有些不妙。

 

       像是挂在一串钥匙上的小挂件,明明根本用不到,平时也不见得多珍惜,但是如果丢掉了会感觉心缺了一块。像是因为睡姿不好被压了一夜强行翘起来的一缕头发,怎么梳也没办法让它服帖。像是初夏已经颇具规模的热气,和刚刚破土而出的幼蝉的尖锐聒噪,令人在意到不安的地步。游木真觉得今天在学校里过得仿佛缺了点什么。

       虽说濑名泉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会出现在身边,但是他总是会在某些不经意的时刻带来惊喜——好吧,是惊吓。嘴里说着一些让人窘迫的,赞扬的话,表情还那么的奇怪……

       游木真凝视着被自己转了一节课,不知道摔到桌上多少次的蓝色签字笔,笔的颜色很好看,是非常干净的蓝色,就像……那个人的眼睛。

       游木真神经质地狠狠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濑名泉今早的反常行为,其实这应该是自己期待已久的场景啊,明明自己平时看到他就像看到了猫的老鼠,如今对方主动躲开自己不是好事吗?

       是好事吧。

       是吧。

       游木真眼前倏忽浮现对方凝视自己的表情,眼角和唇角上扬的弧度都是如出一辙的欢愉,眼神痴迷而专注,但是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他的眼神有些锐利,像是看穿了什么一样带着点嘲讽,又像是一把利剑,想要击碎点什么。游木真向来是个思维简单的人,就连此刻的不安也觉得只是反常古怪,濑名泉眼神里的所有情感在他眼里都只是浓烈厚重到难以承受,仅此而已,至于成分如何,他不敢,也不愿多想。

 

       放学后濑名泉推开组合训练室的门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他走进训练室,刻意放重了脚步,摘下了口罩。

       岚有些吃惊的捂住了嘴,司似乎正在生气,紧紧地盯着Leo没有看过来,凛月抱着枕头睡得正香。

       Leo转过头来。

       “哈哈哈哈看啊,走进来一颗痘,痘的上面长了一个濑名。”

       濑名泉:“……”真是低估了你的表达力。

       “Leader请不要取笑濑名学长,这一点都不polite!”司脸颊鼓鼓的,说话也带上了几分咬牙切齿,濑名泉怀疑他在憋笑。

       “如果我没记错我们下周就有live,小泉你的皮肤状态真的没问题吗?”岚倒是一下子抓住了重点,有些担忧地询问。

       “超烦人。”濑名泉气到波浪号都不愿意滚。岚只能笑着安抚道:“这么说来我前段时间发现一款祛痘效果非常好的药膏,小泉你要不要试试,学校不远处的药店或许就可以买到。”

       朔间凛月慵懒的声音幽幽地从枕头后面传过来,显得有些闷闷的:“既然如此今天就不要训练了吧,小~朱去和leader专心吵架,鸣君带小濑去买药膏,而我——”

       他舒服地长叹一口气,把头埋进枕头里一通乱揉,把柔顺的黑发滚得一团糟,“而我,就去找我的真~绪一起回家。”

 

       我所在的所谓豪强组合真的不会很快解散吗?濑名泉感觉脸上的痘更痛了。

 

       鸣上岚和濑名泉并肩走着,像女高中生一样谈论着关于护肤的话题,这让他异常的愉快,眼下已经是夕阳渐沉,可是朔间凛月依旧是一副要被晒化了的模样,一走出训练室就开始东张西望,寻觅着竹马的身影。

       “啊,是真~绪和眼镜君。”

       濑名泉感觉脊背都僵硬了,他不安地再次抚摸了一下将他的大半个脸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口罩,低声催促鸣上岚快点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如果让游君看到自己不那么完美的样子是肯定不行的。濑名泉感觉心口滚烫,焦灼不安。

 

       游木真凝视着那个背影。对方低声对着鸣上岚说着什么,看起来好像有些苦恼,但是的确是亲近的模样——那是只有对熟悉的人才会有的亲近,对熟悉的人,才会随意而不用顾忌地,说一些任性的话,苦恼的话,抱怨的话。

       泉前辈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亲近的人会说的话。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游木真刹那间感觉脚步沉重到迈不出去。衣更真绪跟游木真告了别,径直走向了竹马,嘴里絮絮叨叨说一些抱怨的话,可是从眉眼到唇角都无一不透露着喜悦和熟稔。

       游木真感觉到了从四面八方涌上来的孤寂瞬间包围了自己,顺着声音进入了双耳,顺着空气进入了胸腔,顺着视线进入了双眼——

       泉前辈甚至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戴在手腕上的电子手表突然滴滴地响了起来,是游木真设置的闹钟,用作提醒训练结束的时间,只是因为今天朔间凛月说要提前回家,所以真绪抱歉地说要提前离开,本来训练任务也不是很繁重的缘故所以干脆所有成员都提前走了。

       此刻闹钟突兀地响起,或多或少地吸引了现场人的目光。

       鸣上岚突然接通了一个紧急电话,对面焦急地询问是否有时间过来处理一些模特工作。鸣上岚有些为难地打着电话,目光循着突然响起的滴滴声移向了曾经的工作伙伴游木真。

       不知何处而生的窘迫无声蔓延,游木真着急地想要关掉闹钟,却因为不安和焦虑,手指总是按不准那精细小巧的按钮。他觉得有好几束目光看了过来,狼狈的难堪伴随着不可言说的心潮让他脸颊发烫。

       太糟糕了。

       鸣上岚有着紫罗兰一般色泽的深邃双眼看着面前这个窘迫的男孩。电话对面的负责人已经打算放弃了:“如果鸣上前辈实在是没空的话……”鸣上岚因为入行早,尽管才是个高中生,却已经是模特圈子里颇具盛名的前辈了。

       鸣上岚漫不经心地笑了:“现在有空了,请你稍等,我很快就来。”

       对面的负责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鸣上岚挂断了电话。鸣上岚切换到了带着些寻常笑意的撒娇语气对濑名泉说:“抱歉小泉,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得现在赶过去不可,所以药店你就自己去吧?我会把药膏的名字发给你?”用的是征求意见的口吻,但是话音未落他已经打算转身离开,此刻怂出新境界的濑名泉还没来得及抓住这根救命稻草,田径部的优秀社员已经没了踪影。

 

       朔间凛月凭借着敏锐的直觉已经带着自己的交通工具衣更真绪火速逃离现场,关掉闹钟的游木真舒了一口气打算离开。然后他看到了带着巨大口罩的泉前辈看着自己。

       那双蓝色的眼睛……

       因为脸几乎被全部遮住,刘海又遮挡了额头,游木真只能看见那双蓝色的澄澈双眼。

       三分苦恼。三分关切。三分执着。一分是游木真永远想不透的微妙情感。

       游木真突然感觉心跳得有些快。刚才因为窘迫而带来的脸颊发烫感又回来了,但是他不觉得狼狈,如果硬要说,他感觉自己的脸颊在膨胀。

       他想到了自己爱喝的汽水,如果过度摇晃,拧开瓶盖后会砰——地弹起,是期待的声响。

       他想到了自己爱玩的格斗游戏,他热血沸腾地盯着画面,双手飞快的操作,如果玩得久了指尖都会因为按键用力过度而隐隐作痛,是愉快的痛。

       他想到了自己曾经成功完成的演唱会,台下广阔的黑暗里星星点点的光逐渐汇聚,像是银河一样向自己狂奔而来的,心脏快要爆炸的雀跃和满足。

 

       濑名泉大概是笑了,游木真看到他的双眼弧度变得温和而柔软。他隔着口罩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游君,明天见,路上小心。”说罢挥了挥手,转身准备离开。

 

       “如果小北不理我甚至还跑掉,我就会跑过去用力的把他抱住,不让他再跑了!”

 

       游木真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跑步该怎么跑来着?我最讨厌跑步了。果然应该先微微下蹲一点吗,这样听说跑得快,劲头也猛一点?

       啊啊啊不管了。

       游木真飞速地跑起来,濑名泉已经走了一段路,距离自己有些远,但也不至于追不上。游木真听见了耳边的风声都像在唱歌。

       濑名泉感觉自己突然被人从后猛扑,一个踉跄,好在对方伸出双臂紧紧地箍住了自己,不至于摔倒。身后传来颇为响亮的声音,对方或许因为发声过高,连胸腔都在颤动,颤动的节奏顺着自己的背像电流一样流窜到四肢百骸。

       “泉哥哥,虽然有点任性,但是我能请求你,不要躲着我吗?”

 

       当天晚上,濑名泉的粉丝刷到了出了名的热爱保养注重外貌的自家爱豆发了一条含义不明的推特:“感谢痘。”后面加了一个大大的红色爱心。

评论(6)
热度(88)

© 深渊下的炮炮 | Powered by LOFTER